現在之所以衍生出正八派與澤派的廝殺(?),除了本來就是老公的兩個選擇,
應該不少人,也是從他們身上,看到了與自己相似的地方。

先說正八好了,
正煥呢,就是一個標準刀子口豆腐心的人,做每件事都死鴨子嘴硬,
應該不少男生都跟他很像,不太說出內心真正的想法。

首先,他們本來就是一個胡同長大的五人幫,從小到大最要好的朋友,
對於這樣的感情,我們講話會客氣嗎?
通常不是吧,我們都有從小一起成長的朋友,不要說多小,
國中高中時期,每天膩在一起,吃喝拉撒都一起的那些人,
通常講話都很隨意,當發生一件糗事時,最先把你從頭到尾嘲笑一遍的,
一定就是我們身邊那些人,

但也只有這些人,
不管說了什麼,
讓我們想要像成爸一樣說,

找死嗎?

卻始終沒有滅了他們。

重要的是正煥跟德善就是建立在這個如同家人般的關係上,
如果有一天,跨越了這家人般的關係,
如果有一天,
你愛上了她或是他,
怎麼辦?

通常我們會保持原狀。

這也是正煥,所面臨的。

正煥發現了自己對德善的感情不一樣時,他沒有展開追求
他一樣說不出什麼好話,只能用著不被注目的方式,
守護著她。

正八在看到穿韓服的德善時,依舊不說她漂亮,
但卻跑回家裡多看幾眼、
在看到嘴邊沾了飯粒的德善時,依舊不改本色的嘲諷她,
卻在離開時,忍不住露出微笑、
在每次德善晚歸時,擔心的在家裡睡不著覺,直到看到她回來,
才安心去睡、
誤以為善宇也喜歡德善,裝作沒事,卻在知道真相時,忍不住開心的不可自拔,
一切的一切,都可以看出正煥,

是多麼的喜歡德善。

很多人覺得,正八在得知澤喜歡德善時,不應該就退縮,
甚至正煥本人,也在第十八集承認,他輸在數不清的猶豫裡,
但沒有人可以說,
正煥不勇敢。

只要是人,應該都很希望別人可以認同自己的努力吧,
更何況是,自己深深喜歡的那個人,

但正煥從不要求,

他總是為了德善付出後,再默默離開,

提醒德善嘴邊的飯粒後離開、
遞了傘給德善以後離開、
拜託餘暉送給德善禮物後離開,
一直以來,
甚至沒有向德善要一聲感謝。

沒有勇氣,
怎麼能這麼做,
就算喜歡的人全然不知他的努力,
沒有勇氣,怎能忍住不說。

正煥的課題,的確是要適時表達出自己的感情,
但他也是最體貼德善的人了,一點也不想破壞五人幫的平衡,
一點也不想德善做出不願意的選擇,
或許像是對阿澤認輸,

但其實他是想讓德善贏,

想讓德善做出自己想要的選擇。

而他的成長,也有目共睹,
最後,他也用最不強迫德善的方式,
真誠的說出自己的感情,

說出自己多麼喜歡她。

大家這麼喜歡正八,不是沒有原因的,
我也很喜歡正煥,在他身上,可以看到自己曾經有過,
那份不願說出口的感情、
那份一心為了別人的體貼。
每次的猶豫中造成的每個遺憾,讓人希望正煥可以
不要遺憾。


但是,會支持崔澤,

卻有更深刻的原因。

我們可以看到正八他的委屈、他的努力、他的辛苦、他的遺憾。
可是卻不常看到崔澤,
真正的感情。

澤小時候就沒有了媽媽,跟著父親一起搬來了雙門洞,
假設他搬去的不是五人幫的胡同,
崔澤,會變什麼樣子呢?

安靜寡言傻裡傻氣又是外地來的孩子
還沒有母親,
一般班上看到這樣的人,
通常不太會接近吧,就算不是排擠,也是難以親近。

慶幸他來的是雙門洞,讓一群善良的孩子,打開了崔澤的心。

澤的辛苦,是很難讓人察覺的,因為大家對他的印象,
就是個乖孩子。

乖孩子就像一個標籤,不會違背大人的旨意,不讓人操心,
懂事聽話像是個天分一樣。
可能有人也有些經驗,小時候成績很好時,大人總是不在自己身上費心,
一不小心疏忽了功課,還會給自己很大的譴責,
當進入下個階段,功課變得很難,難以保持以前的得心應手時,
不只自己會怪自己,其他人懷疑的眼神,
都會增加自己的壓力。
阿澤一直以來,獨自承受著這些,
成爸無心的詢問想不想媽媽,才發現澤就算懂事,
也還只是個孩子。

因為圍棋,而不讀高中,
因為相依為命的爸爸,總是說著沒關係,

因為乖巧懂事而不得已,要一直堅強懂事。

對於澤來說,五人幫無疑是最照顧他的朋友,更是他最在乎的一群人,

然後我們看到德善走進澤的生命中。

前面之所以阿澤戲分少,我覺得很大原因,是因為他沒上學,
描述的少,對澤感情的描繪當然也不多,
可是不能因此斷言,他沒正煥那麼喜歡德善,
有些人覺得,正煥是修學旅行確認自己的心意的,而澤是很晚才確認的,
可是,從小到大的朋友到喜歡上,這應該很難以界定,
真正的在乎,可能早就開始。

不喜歡麻煩別人的澤,卻常要求德善幫他做事,
漸漸的他依賴上德善,
有人說澤是習慣被照顧,可我卻覺得不一樣,澤常常說要幫忙煮泡麵,
是眾人打槍他,
事實上他只是傻呼呼,卻很喜歡自己來,每次都是別人主動幫他,
但對德善不一樣,
他喜歡德善照顧他,甚至主動要求德善幫他,

一個不輕易求助的孩子,在別人面前乖巧懂事的孩子,
因為喜歡上了德善,
開始學會依賴別人,
因為只有在德善面前他可以不勇敢,
終於可以像個孩子。

可是澤從來不是個自私的人,

他在乎別人甚至大於自己。

當他第一次看見正煥的眼神,那跟自己一樣喜歡德善的眼神,
光看那個表情,
就知道他有多在乎正煥,

明明擁有雙門洞好勝雙頭龍之一的稱號,那個從不認輸的澤,
在意外打開正煥錢包的那一霎那,
他就放棄了自己原先的選擇。

原本要在一場重要比賽後,坦白自己心意的他,

選擇了默不作聲,

這一個默不作聲不只是不告白而已,
只會乖乖聽德善不吃藥的他,卻打破了諾言,吃了一堆藥睡去。
因為他違背的不是吃藥這件小小的事而已,
而是一直以來自己對德善的信念。

澤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可以依賴的人,卻因為一張照片,選擇放棄,

可是澤的善良,誰能看到呢?

澤一直是比較不猶豫那個,看到德善傷心,就去安慰,
看到德善冷,就給他外套,
為了德善,他從被德善照顧的人變成也照顧德善的人,
可是終究,他拋開了自己的優勢,
甚至讓德善覺得他不守約,
自己把自己的心意放回原位,
一個人承受放棄的痛苦,
卻在吃了藥以後,
內心最無防備的時候,
忍不住親了德善,表達了自己的心意(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夢),
澤的善良,才是我想支持他的原因。

也許是這樣,五年過去了,澤從六段變成了九段,
在自己的領域大放異彩,
澤跟正煥,也都沒有再喜歡上其他人,
因為心裡藏有德善,最深刻的初戀。


五年過去了,五人幫同時也長大了,
在德善被放鳥演唱會的同時,
澤跟正煥都知道了,

他們到現場前,會知道他們是在跟彼此競賽嗎?
一定不知道,事實上,
他們是在跟自己競賽,
正煥如同老樣子的猶豫了,

而澤,

拋下重要的比賽,留下職涯以來第一次棄權紀錄,從不認輸的他,

再一次認輸了,為的只是他心中,

最重要的那個人。

不得不承認,正煥跟澤對德善的愛,絕對不相上下,
沒有什麼事可以說他們其中哪個比較愛,
他們同樣的犧牲、痛苦、在意也很勇敢。

但崔澤的義無反顧毫不猶豫,
便是我支持他成功的原因。

當你看到有人為了一個人願意放棄一切,

你怎麼忍心他不成功。

 


澤派們如果害怕他不是老公也沒關係,
就算他真的不是老公也沒差,
但看在他義無反顧地份上,

結果如何還是要勇敢支持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UKE路克威爾 루크윌

LUKE路克威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