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受傷了嗎!還有哪裡受傷」

「我說我殺了人了」

「那告訴我 為什麼殺人」

「因為好玩才殺人嗎」

「想要在這裡生存不就是

在很小的時候就要學會拿劍

不想死的話 就要先殺死對方

不這麼做能怎麼辦

想活下來又不是罪不是嗎?

雖然不能被原諒 但我還是可以理解

我知道皇子現在心裡 有多煎熬」


在幾乎沒有受到關心的童年

幾乎沒有人在乎的自己

「不是受傷了嗎?」

有多久沒有人這樣單純的關心他了呢?

看步步前,有時候會擔心古裝,畢竟不是現代,要怎樣才會產生共鳴呢?

我想就是人心吧

在自己最辛苦的時候,往往不是要獲得什麼,不是一定要事情立刻好轉,

其實只是要那一句關心,

只是想要有人理解你。

所以樹在那一刻,走進了昭的心裡。


「原來這裡是這樣的地方嗎?

如果不是誰的女兒、誰的兒子的話,

就得不到尊重的地方嗎?」


樹的一番話,就像反映了從古到今的現實社會,

你沒有身分、沒有地位,有時候就是會被人瞧不起,

受到不平等的對待。

同樣的道理套在每個人身上,都是一樣。

堂姊未能幫旭留下子嗣,所以輕易的被妍華提出跟哥哥離婚之事

昭因為不受母親喜愛,所以被送到遙遠的信州當養子

一切都像是循環,在階級、利益、高低卑賤之中,你必當像連連看一樣,

連到你會發生的事。

也有時候高低卑賤也不是眼睛所見,

像旭一樣的皇子,深受禮儀尊卑等所束縛,

如果遇到真心想追求的事,能夠追求嗎?

關在鳥籠裡的鳥總是想飛向天空,因為被束縛所以渴望自由,

但有時候關久了,就會忘記怎麼飛,撲騰著翅膀卻飛不起來。

很多人覺得旭怎麼會突然那麼在意樹,

但很多時候,愛上一個人,不就是從一些小小的事開始,

慢慢的累積,一不注意的時候,就滿溢出來嗎

就像「只有高麗才看的到的星星」

愛情彷彿就是這樣盲目的,卻又為人著想的,只要跟那個人一樣,

就忍不住微笑。

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覺得這部裡的人,特別懂愛情。

有些人說,剛遇到,沒有做什麼事,哪來的感情。

但如果人總不顧慮那麼多,像以前的生活一樣,不那麼複雜,

看見自己的心意,是不是真的會簡單一點呢?

就像竹枝詞一樣,道是無晴卻有晴,烏雲滿布的天空

還是豔陽高照的天空,走出屋外不是看得很清楚嗎?

有時候,默默的心意,總是讓人特別的感動。

伯牙為了堂姊的一片感情,

總是為了自己珍惜的人而忿忿不平,

自己的感情雖然不能實現,卻總是希望對方能夠獲得最好的。

所以為了讓旭奔向自己的心意,親自的跟皇后提及解樹之事,

一個是自己的妹妹,一個是自己的丈夫,

有時候最好的愛情不是一定要擁有,而是成全。

身分不僅造成了不同的待遇,甚至分開了不應該在同個世界的人,

堂姊很清楚,所以才在自己的身體急速惡化之前,

親手的葬送自己的感情,成全別人的愛情。


「樹阿 你對皇子是什麼心意」


這句話雖然沒獲得答案卻早就有底,

最在乎的兩人之間,怎麼看不出來呢


「你能幫我化妝嗎 我想 在皇子心中 變成美好的回憶」


因為體弱的原因,氣色一直不好的堂姊,

上次樹幫他畫了妝,驚訝自己總是好不容易能有好氣色

所以才跟皇子一同出去。

在身體狀況那麼差的時刻,卻只想留下美好的樣子,給最重要的人


「樹阿 你體質偏熱 易受風寒 總是要為你準備蜂蜜泡生薑

跟皇族來往密切 務必要小心更小心才行 你衝動的個性 堂姊很擔心

還有皇子 至少皇子睡的枕頭 一定要你親手縫製 皇子是憂慮甚多的人

我希望至少在晃子入睡的時候可以獲得平靜就好了

皇子就 拜託你了 」


在自己最需要擔心的時候,反而,擔心起別人了,

總是,放不下自己最重要的人,這就是人心。


「只要我更愛慕你,就行了」


我想,從古到今,不分國家,

人的感情都是這麼鮮明的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UKE路克威爾 루크윌

LUKE路克威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