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朝鮮八道內心最富有的我 洪三弄 和您分享的情意」


洪三弄,其實就是女扮男裝的洪羅溫。

為什麼要這麼做,不僅是不得已更是為了活下去。

女扮男裝乃是宿命。

三弄,雲從街的名人,男女生都通的戀愛專家,

雖說是因為身分的關係,從小必須裝成男生,

仔細想想,如果是女生的身分的話,還能夠成為名人嗎?

應該是不行吧,因為誰會聽信一名女子在男女之間的周旋之言呢

身分與社會不僅迫使羅溫成為三弄,更制約了他無法以女性生存的想法。

但即使如此,使三弄閃閃發光的卻是羅溫,因為是女生,所以更能細膩的感觸

人與人之間的情意,因為是女生,更知道作為男生與女生,在社會中,各有什麼優缺之處

也因為是女生,沒有驕傲強硬的自尊心,更有如他自己所說,


草一般的韌勁。


草一般的韌勁締造了他在市井之中,抑或是在險惡的宮中,都能讓自己閃閃發光的原因。

即使作為戲班子,即使甚至無法吃得飽睡得暖,卻擁有豐足的心。

首先就是因為撿走她看作親生孩子扶養的養父,

一個孩子通常若在無父無母的環境當中,貧乏的生活首先可能就會餓死街頭,

要不就是走向歧途,而養父在戰亂之中撿來了他。

雖然不是豐衣足食,但最重要的是接受了女扮伴男裝的他,因為知道他身為男生,

能做的事情多很多,能從事更多生產,這樣看似很利己主義,但其實不是的,

一個父親捨得女兒勞動辛苦嗎,一個父親捨得看自己的女兒在男人堆中打混嗎?

即使是養父,大部分的父親都不捨得,但羅溫的養父我想擁有同樣也是強韌的心智,

才能培養出像羅溫一樣充滿韌勁的孩子吧。

要一輩子懷有對孩子的歉疚而活,才會在自己身體越來越不行時,還惦記著孩子。

第一集時,羅溫買了湯藥回來給養父喝,卻被拒絕了,羅溫反而被教訓了一頓


「你跟我有什麼關係嗎 還是以為能從我這裡承襲到了不起的技藝

有什麼好迷戀死賴在我這裡不走的」

「把我從戰亂撿回來 就要負責到底阿」

「還不是負不了責任 老讓你添麻煩才會這麼說

你不是說要趕快存錢找回你失散的娘親嗎

你還想要這樣假扮男人到什麼時候」

「羅溫阿 如果哪一天你不回來了 我會很高興的 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為什麼羅溫不回來了,卻很高興

因為代表羅溫再也不用對自己負責。

要一輩子對孩子多麼歉疚,才有辦法把孩子趕走呢?

惦記著自己總是成為麻煩,也惦記著羅溫為了生活總是扮成男生,

惦記著羅溫因為自己甚至無法邁開尋找親生母親的腳步,

因為歉疚所以放手。


但也因為知道所以不放手,這就是羅溫,

懂得生活的困難,懂得說著刻薄的話卻深愛她的養父,因為懂得所以感恩,

因為感恩也擴展了羅溫對於一切事情的心境。

因為對人對事都帶有男性的豁達與女性的細膩,在明明是被賣掉後,前往宮中,

只能對於現狀更努力的生存,而不是反抗甚至是更糟糕的放棄。


「從未擁有所謂的家 也從沒說過我家這種話」


因戰亂失去了母親,因特殊身分失去了性別,

失去家人,進入宮中後更失去了唯一會惦記他的養父。

但是


「只要我認定的地方都是我的家」


因為開朗如男性般的個性,暗藏事事參透女性的機靈,

雖然因為債的緣故被迫進入宮中,取代氣餒的是,

不僅立刻認識了小宦朋友,甚至輕易地走進

『屎宮殿』世子李韺的心中。

只是我想羅溫沒想到的是,

以三弄的身分認識的李韺,

卻不小心,

讓李韺也進到了羅溫的心中。

擁有男生特性與女生特質於一身的羅溫,

憑一張試卷可以解答出身旁小宦朋友無法解答出的公主的心事。

又怎麼看不出,李韺看似層層武裝又脆弱無比的心呢

因為知道李韺事事防備所以最好的方法便是

真心以待。

從小到大在社會打滾中的羅溫即使不懂皇宮裡的明爭暗鬥,

卻懂得要解開人心的打的結

便是真心。

真心有時候來的太單純,所以讓人驚訝與反抗

李韺一開始應該也沒想到會有如此對待世子的人

但很快地發現,因為不是對待世子

是因為對待朋友。

一開始或許只是新奇,但是人與人之間最誠實的相處便是這樣了,

這甚是也是世子最期待的,

也許身為世子與眾人尊卑之間有非常大的差距,

但世子需要的不是為數眾多的臣下,

而是一個明確打破隔閡的朋友。

而真心往往也可以發揮意想不到的效果,

像是淑儀娘娘永遠送不出的書信,

身為一個小宦,一個弱小的角色,

當然會懼怕更強大的勢力。

但羅溫為什麼不怕呢?

我想不是不怕,是羅溫認為娘娘的真心更為重要。

明明可以拿了白紙交差,明明甚至被打巴掌,被警告,

為什麼還要三番兩次地想把書信送出呢?

因為從小在不是非常富裕的環境中長大的羅溫明白,

即使面對困境,最重要的還是人與人的聯繫。

因為明白娘娘的真心,所以更知道其中的懇切,

更知道如果送不出書信,娘娘會有多麼傷心。

因為想要傳達一個人真心,甚至碰巧地解決了王與李韺之間心結,

這不就是意想不到的效果嗎。


「您穿成這樣到處跑 要是被上殿發現怎麼辦啊

身為朋友擔心您 才會這樣跟您說的」

「我跟你什麼時候變成朋友了」

「我們不是朋友的話 那是什麼關係呢」

「我還有叫洪羅...洪三弄這好端端的名字好嗎」

「不然花草書生您叫什麼名字」



「李韺 就是我的名字」


差點說出真實名字的羅溫,

以及說出真實身分的李韺。

呈現了非常有趣的對比,

以男生身分生存甚至成為小宦的羅溫,

以及想要朋友不是臣子的李韺。

都在真心相待的過程漸漸選擇了信任。

因為是朋友。

而整個過程中,羅溫卻漸漸動搖了,

要知道只能以男性身分生存的女生,

即使寫了『我們所不知道了朝鮮戀愛史』但卻無法身在其中,

因為他雖是女生,但只能是男生。

這樣的過程當然充滿了複雜,

童年因為穿上女裝打扮的緣故,被母親打的記憶,深深地烙印在腦中,

長大以後,還是很期望能穿上漂亮的衣服,

但是又莫可奈何呢?

而且這件事情甚至深深的與母親做了個連結,

因為是母親告誡他是男孩而不是女孩的,

明明在擁有新的父親之後,

或許可以再次成為女孩而活著,

我想母親成為了一個極大的束縛,

所以養父才會跟他說,

你不是要找媽媽、還想女扮男裝多久。

而這樣的羅溫卻在和李韺相處的過程中,

漸漸地找回自己身為女生的那個本心。

從一不小心差點透漏真名開始,

以及在宮外,不想與李韺相認,其實抬起頭來又怎樣呢,只要說胤聖把她帶出來

不就好了嗎

但因為他那時披著女裝,我想是因為真實性別女性的羅溫害怕被認出來外

更是害怕如果認出來他是女生的話,那是否他們不能再是朋友

而認不認出來其實是一件很曖昧的事,

像是胤聖,一眼就認出來羅溫的真實身分,

因為認得出來外表,但反而走不進去心中,

對於羅溫來說女扮男裝即使被識破,都是要隱藏的秘密

多了一個人知道不會給他帶來踏實,反而是被揭穿的恐懼,

即使胤聖理解也請羅溫不要在意,

但其實細想,在胤聖面前,要以三弄的身分還是以羅溫的身分表現呢?

扮了一輩子男生的羅溫,是無法以女生的身分輕鬆的處在別人面前的。

舉個例子來說,

你有個埋藏很久的祕密,

被很好的朋友發現了,

即使他笑著說沒關係都理解,

但你還是會害怕,因為你從未以真實的這面表現。

但是如果換個例子,

你有個埋藏很久的祕密,

在面對一個很好的朋友間,

你漸漸地忘記自己為什麼要埋藏這個秘密

漸漸發現好像說出口也沒關係

等到你夠勇敢的時候,

說出口的時候,你反而不會害怕。

而這就是李韺

李韺讓羅溫想起了自己是女生的這個事實,

所以碰到世子的身體會害羞,

在世子房間睡醒會驚慌失措,

然後漸漸地,為了李韺,在獨舞中冒險還原身分。

我想這時候羅溫已經愛上李韺了吧,即使渾然不覺

還記得胤聖有問他為了什麼會冒險,羅溫只說當然是為了世子,

知道搞砸了會很糟糕,但其實胤聖更早比羅溫發現,

是為了羅溫自己的心。

雖然是戀愛專家卻不懂自己的戀愛

也不懂李韺的戀愛,

第一集車太鉉客串的時候來找羅溫時診斷時

「只要一提到某個女人,就會火冒三丈」

其實不就是李韺嗎?

總是一面的為了李韺忍耐,

為了李韺擔心,

身在牢中擔心別人廢位,

明明害怕得要死,

卻硬要逞強說他願意走,請世子為了百姓著想,

即使如此,我想他應該每次的心中都期待李韺的出現吧

人即使沒有愛過,不知道愛的感受,

卻無法否認愛上了就是愛上了,

雖然困在洪三弄的名字當中,

但一直在等待的其實不就是回到洪羅溫的那一刻不是嗎

身為在洪三弄外殼裡的洪羅溫,

是因為洪羅溫才看透養父的真心,

是因為洪羅溫才看見淑儀的真心,

更因為洪羅溫看見了李韺的真心。

草般的韌勁,更帶有身為女性的那般堅忍,以及為了所愛之人,

無論如何都要撐下來的堅強心智,

因為洪羅溫,所以在雲從街閃閃發光,

在宮裡閃閃發光,

更成為李韺心中那顆照亮黑暗的月亮。

這是

洪羅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UKE路克威爾 루크윌

LUKE路克威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