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深藏這份心意 不讓任何人發現 為了把你留在我身邊 絕不能表露出來」


深藏,便是最好的保護,這是世子在這宮中學到的生存之道。

自從七年前失去母親以後,即使每每心急於父親的不為所動,但李韺其實最明白無動於衷

其實才是維持現狀最好的方法,看著眼前的王,不僅看到了身為父親的軟弱,更看見了自

己在面對外戚前的束手無策,因為映照著自己的無能為力,所以更是生氣。

一切都在認識羅溫後開始有了不同。


羅溫就像一面鏡子,反映人的不足卻也反映出人的真實,羅溫照出了世子對於自己無能為

的那一面,雖然赤裸但是真實。但看著這樣的自己,他的眼神卻不改變,像是告訴著自己

「沒關係,大家都是這樣的,有什麼好丟臉呢?」

就像是母親一樣。

羅溫的真誠像是熾烈的光,直接、淬鍊的照亮了陰暗,不是讓人覺得赤裸的無處可藏,而

溫暖的令人落淚。


「你的話讓我鼓起了勇氣,這是可能會讓我深入險境,會讓我失去你的告白」

一直以來李韺以為所謂保護就是緘口不言,所謂的保護是深藏在心,在他的認知當中,自

就是一個足以讓人受傷的存在,因為自己的緣故,而讓人受傷的存在,所謂的天真早在七

前死去,從失去母親開始,便把自己關了起來,無法接受什麼事都不做的父親、發現童年

朋友漸漸離他遠去,在這宮中,如果不想失去什麼,那就是最好不要相信任何人。


『不要因為害怕失去,就丟失了勇敢的心』,這就是羅溫教給他的,如果真的遇到該互相

勁的對手,就該全力以赴,如果這樣還不行的話,就只能順勢而為,而前提都是,要去行

,不管在什麼事上,都是該這麼做。面對自己的感情,就算是不可能,所以就不說出口嗎

?


如果沒有下定決心前往資泫堂,或許到現在都還不知道羅溫真實的身分。

但是羅溫卻沒有李韺那麼幸運了,因為羅溫必須藏的李韺更深更深,擁有女子的心卻是男

的身分,本身就是不被允許的事,為了存活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騙自己,自己是個男孩,

然而真心卻是藏不住的,在被李韺喚醒時。


「為何要精通所有的戀愛秘訣呢 能向他傳達自己原有的樣子

傳達自己心意的小姐您 才讓小的十分羨慕

真心 可是很厲害的」


明明知道傳達心意的重要,卻從來不能親口說出,因為自己不僅是個市井小卒,更是個小

,被綑綁在男性身分裡的心意,是無法傳達的,於是透過布偶戲,即使不是自己,看到別

幸福,看見別人實現不能實現的愛情,就像是給自己一劑強心針,

更重要的是,


你,有沒有聽見呢,


我想說的話。


「你什麼都不說都沒關係 就這樣待著就好

你是我的藥果不是嗎」

在李韺心中的我到底是什麼呢?

能夠成為喜歡的人的安慰往往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但對羅溫不一樣,因為羅溫深知道,不

是自己還是李韺,愛上對方都會帶給彼此極大的危險,就算先不說這些,世子愛上的如果

身為男生的自己,那該如何是好?

當李韺在花園退回嘏妍的禮物時,遠處的羅溫錯把這個場景誤認為是李韺表達心意的場景

明明嘏妍還曾去找他說自己的不順利,但這個時候卻全忘了,因為看著遠方嘏妍的美麗,

低頭看看自己男生的裝扮,又哪裡比得上呢?無法表達內心的感情就算了,甚至自己還是

男生,比起是男生的自己,漂亮的嘏妍豈不是更加適合嗎?


為了讓自己徹底認清事實,所以羅溫開口了。


「邸下 我可以問您一件事情嗎?

你有愛慕過女人嗎?」

「有」

「您說有嗎

什麼時候 是怎樣的女人」

「現在 一位非常美麗的女人」


明明是說著眼前的羅溫,卻誤打誤撞的刺痛了羅溫的心


「那麼 為何總是這樣對待我

每天無數次的

高興 生氣 心痛

所以我很累了

邸下是以何種心意對待我

難道不能因為不知道感到好奇

而向您過問嗎」

「就算我是東宮殿的內官

但不代表我連心都是屬於您的阿」


因為自己只是個普通人,自己是個小宦,

因為知道自己喜歡的人高不可攀,

自己的身分更不該有所期待。

可是知道不能期待卻無法停止期待,明明告訴自己不要傷心還會傷心,才是愛情。

此時迸發的情感彷彿火種,開始讓李韺守護羅溫的意志熊熊燃燒,


「這個是什麼」

「這是最適合美麗女人的配飾 不然會是什麼」

「美麗女人嗎 是誰...」

「我不是說過了嗎

我現在愛慕著的女人

就在我眼前」


「現在開始 我會讓你成為這世上最珍貴的女人」


當初是羅溫教會了世子如何真心以待,現在是世子要來幫羅溫守護真心,就像小販所說的

戴上這手鍊,不管遇到什麼困難繞了一圈都會回來,原先的李韺是不想失去羅溫的,寧願

什麼都不說,什麼都藏著,但是現在的李韺不同了,他相信不管如何,繞了一圈後都會再

相遇,劇中的畫面在這時也切換到了養父的部分,就像養父一樣,李韺準備好了,繼續守

護著她。


李韺沒發現的是,他們之間早就繞了一圈,

從第一次相遇開始就注定互相打開彼此的門,雙方都如同缺了一塊的拼圖,從乍遇當中,

輕輕地拼上了,卻因為各自隱藏的保護色誤以為從未適合,

真心就如同洗鍊的藥水,漸漸擦去了包圍住他們的髒污,

從進宴時,那個翩翩起舞的女子,

到伸出那隻雞腿的手,

一直到腦海裡揮之不去那挽著面紗的臉孔,

以及那直入自己生命的目光,


繞了一圈才發現


原來我早就愛上了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UKE路克威爾 루크윌

LUKE路克威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