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的化身初看的時候,以為是那種談很多議題的劇情,

也許是因為24集的原因,整個劇情推進得滿慢的,用很多篇幅在敘述家庭、職場,

在男1男2女主間,則是時而搞笑,時而帶有情緒的方式去著墨,一開始看得有點倦,

可能是因為今年一整年幾乎都在看互投直球的男女主(?),但一直到7.8集,

嘩的一聲,整個人物瞬間變的立體,加上前面幾集沉穩有趣但又細膩的陳述,整個故事

讓人赫然發現,原來早就躍然紙上,只是正在抽絲剝繭。


整部戲給我的感覺其實是

很『生活化』,為什麼這麼說呢?


雖然這部戲套著各種韓劇老招數,例如:財閥三世高代表、可憐沒錢的女主、因為一些故事

與家庭關係不和睦的華信、還有離婚結婚等等的故事,即使如此我還是必須說他很生活化,

不是人生故事上,而是在人心的情緒上。


曾經跟朋友討論過,其中的每個角色的個性都是「事出必有因」的,像是華信的兩個嫂子,

看起來好似很自私自利,講話特別尖酸刻薄,但其實也是為了在社會中立足而呈現的樣子,

在第九集聚餐完喝醉酒回到家中時,房紫英迷迷糊糊的跨上主廚的床上,而桂記者則是打開

女兒的房門,抱著孩子入睡。戲劇上用一個搞笑的方式呈現,但其實默默地看著卻有點心酸

,他們都是渴求被愛的,一把年紀了在公司中卻是被人取笑的對象,因為曾經嫁給同個男人

,卻又都離婚了,明明花了不知道多少努力,才在職場上站到這個位置,但也因為這樣的形

象,飽受折磨。身為強者是不能抱怨,不能渴求被保護的,在男人的眼中(像是新聞局長)

因為她們總是強悍的行為,在眾人眼中就是個頭痛人物,這樣的形象像是一個故事中,脫不

下來的紅舞鞋,當初為了爭取這雙美麗的舞鞋,是付出了多少心血,跟丈夫離婚、跟女兒的

關係日漸疏遠,回過神來才發現已經擺脫不了別人的目光,只能穿著著雙鮮紅的舞鞋,一直

跳舞。


裡面的每個人都有相似的的地方,擁有著自己的夢想,但卻在生活中被現實而箝制,

在某些地方看似幸福,但在某些地方缺失,我自己覺得這就是為什麼編劇在每個角色上,都

下了那麼多工夫的原因,因為每個角色都在說話,說著說著把彼此的故事都說得更豐滿了。


表娜麗走出了傳統悲情女主角的路線,讓人著實喜歡,以往看韓劇真的不乏悲情女主角,

往往故事走向都是即使貧困潦倒,流幾次眼淚也能站起來,或是雖然跟多金男主有著天高

地遠的距離,那也沒差,因為愛情使人跨越一切障礙,大部分這樣的故事中間大概都會有

幾次推拉,我不行我配不上,他搞不好根本不愛我,往往看到後來就很膩,膩的原因不只

是故事很狗血,還有女主角的個性一開始再怎麼開朗外向,每次遇到男主都要像精神分裂

一樣,變得優柔寡斷又哭又鬧。


但表娜麗不一樣,第一集開始就由她在眾人面前脫衣服的弟弟描繪出,即使窮但也會做好

母親的義務,即使困難但還是想為了成為主播的這條路試試看,是這樣率真明朗的個性。

在還沒看嫉妒的化身之前,因為劇情中演出了一些摸胸的片段,被新聞描述成類似什麼莫

名其妙的大媽,看了以後覺得這部的表娜麗根本跟阿珠媽扯不上關係阿,在主播面試的那

場戲中,反而展現了成熟的幹練美,讓我十分喜歡。


在感情上的表娜麗一直讓我覺得是一個十分純真的人,並且很有識人之明,暗戀一個人三

年,三年之間,通常沒有回應是一件很讓人沮喪的事,而對表娜麗來說,喜歡一個人並不

是要求對方也付出的,在第十集的時候,華信問他:暗戀一個人三年,不會想要什麼報酬

嗎?娜麗回答:不會。

一般人的愛情觀大部分都是需要一點回饋的,但表娜麗卻是很天真的

單純付出的一個人,而我所謂的識人之明就是娜麗單戀華信三年這件事,大家可能會覺得

一個講話不經大腦,說出來就傷人的華信,到底是有什麼好值得單戀三年的,但其實就如

同剛剛提到的,我認為華信也只是一個被現實困住的人,自從哥哥的新聞後,為了讓自己

理直氣壯地活著,只能裝成自己就是個在意名利、為了升職不擇手段的冷血之人,但其實

華信的哥哥早就知道了弟弟的心,在過世前依舊一直很放不下華信,我所謂的識人之明,

不是說華信是個什麼很棒的人,不是在說華信那些不可取的行為可以被原諒,而是在這些

幼稚的行為中,娜麗抓住了那個真實的華信。


而娜麗的魅力可能很多人覺得疑惑,不是什麼富有的千金名媛,也不是在什麼領域上非常

成功的人,在愛情上光看單戀三年這件事上就知道也不是什麼戀愛能手,但我覺得娜麗最

有魅力的地方,就是標準的『內在美』,內在美可能讓人以為他是個什麼博學多聞但是外

貌不出眾之類的女生,不是這樣的,只是覺得娜麗是個內心比外在更是亮眼的女生。


即使很窮,但是不忘自己必須身兼母職扛起家中責任;在公司裡,好像唯唯諾諾的傻大姊樣,

毫無骨氣的做盡別人不想做的事,明明自知這樣會被嘲笑,會被瞧不起,但為了生活,其

實也沒有大不了,心中一直惦記著已逝的母親,雖然總是覺得自己考不上主播,因為自己

有個永遠支持自己夢想的媽媽,所以就算很丟臉,即使倍受指指點點,都要一次又一次的

試試看,她的魅力就是,也許身邊的人早已屈服於環境,但自己一直保有著純真的那份內

在。


我所說的那份內在並不是毫無妥協,人生在世你我都很清楚,從小時候的學生時期,一直

到踏入社會的工作時期,只要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甚至很多原本就有錢有權的人,生活

也不是那麼順遂的。每個階級每個面向都有綁住人的那條繩子:窮人為了生活下去,需要不

停的跟錢這個東西鬥爭,在有些人眼中是俗氣的、可笑的,但為了活下來就必須繼續的與

這俗氣之物不停的你爭我奪;而富人以及那些看似高階及高地位的人,也有自己的那條繩

子,看似不被錢所綑綁,可是為了更好的生活,還是要不斷的與之牽扯不是嗎?又要裝出一

副自命清高的樣子,好像自己跟那些為賺錢而顯得卑微的人不一樣。要不然就是,被所謂

的高社會地位黏在那裏,不能去追求簡單的美好,彷彿一切都要尊榮華貴才是符合自己現

在的身分地位。


娜麗沒有妥協嗎?不,她總是妥協,但妥協不代表要放棄,即使外在環境如此地使她心累,

但卻沒有使她失去初心,初心使她牢記著母親,母親給她的一切教誨與支持,在離開她以

後,時時地成為她的依靠。


我認為正元跟華信都是很像的人,在各自的領域中,被各自的繩子綁住了,而遇到表娜麗

時,才發現原來綁住自己的繩子是自己親手打上結的。

正元是個被家庭與地位所綑綁的人,因為父親帶給母親的傷害,我想這點使他想成為想保

護母親的男人,然而這份用心卻成為他的弱點,在正元的世界裡沒有自由,一切都是照著

安排走。一開始我很驚訝於他的個性根本不像普通男生,溫和的如同一隻小貓卻又能跟頑

固的華信成為朋友,但看著看著才了解到正元的溫順,來自於家庭的壓抑,他也許不想成

為一個傷害別人的人,因此只能任憑母親掌握,這樣的不自由,在遇到毫無秩序的表娜麗

時,讓他驚醒,原來人活著也可以那麼單純,無拘無束,因為搭個飛機的興奮,就能夠快

樂,是正元一直無法體會的,在第九集時,正元被父親掛了電話後,踢了垃圾筒一腳,而

秘書給他看了報導後,正元把垃圾桶放好,蓋上蓋子,或許是在說,雖然家庭帶給他的痛

苦,依然如同扭曲的垃圾桶一般,已經變形,可是他仍然可以靠自己的力量,讓事情回歸

正軌,而讓他發現這股力量的,其實就是表娜麗。


華信我之所以認為他跟正元很像的原因,是因為他們都有相似的家庭背景(雖然正元比較有

錢)相信華信自小是背負著眾望,所以他才會在職場上如此的拚命,他們都有很像的想法與

個性,但在不同的環境中,產生了不同的應對方式,正元面對母親選擇了不停地順從,而

華信則是選擇了變得桀驁不馴,因為要踩著別人往上爬,才是職場噬血的原則,變得更好

才能不被別人以瞧不起的眼光對待,一直到華信哥哥的事件為止,才如同一巴掌似的打了

華信一耳光,我不清楚華信立場是什麼,是真的故意還是為了哥哥著想,但是這個事件卻

讓華信與親人的關係變得遠離是不爭的事實,藉由小紅記憶裡的叔叔可以得知,即使在職

場中是殘忍的華信,曾經也是溫暖的叔叔,家庭應該是支持華信的其中一個很大支柱,在

這個事件中,失去了平衡。當職場介入了家庭,家庭破碎了,要裝得完好的華信只能躲去

泰國,華信其實是一個很膽小的人,為了自己以為正確的原則不斷努力,當原則開始動搖

,生活便開始失序。之所以讓我覺得華信跟正元很像,就是他們為了守護想守護的人事物

,為了堅守自己一直堅持的信念,卻讓他們都各自的被制約,他們彼此都很清楚對方擁有

跟自己相似的癥結,卻也誰都不能掙脫。


我自己很喜歡娜麗單戀華信一直到不愛的這部分,很值得再三玩味,在華信的世界裡,很

多理念是不可改變的,因為當改變的那剎那,世界就無法保持平衡,他為了家庭為了自己

,不停地往上爬,他一直以為他做的是對的,卻在傷害到哥哥時,遲疑了。如果他所做之

事,換來的卻是所愛之人的痛苦,那還是對的嗎?

為了保持世界的完整性,於是他逃走,但在接到哥哥的電話時,瞬間發現自己早已不是原

先完整的樣子。


而娜麗對他而言也是一個不能改變的概念,就像那杯麵一樣,明明一直都在的東西,怎麼

能說沒有就沒有了呢,但就是因為一直放置著,掉到了角落都不知道,因為沒有好好在意

著。在這部戲裡酒醉後一直被用來呈現角色的內心狀態,華信喝醉後,一直在問有沒有人

要跟他交往,華信在現實當中是只能裝作自以為是的,因為他的身分地位是不應該這樣渴

望別人愛的,但在酒後看到,他其實只是個很缺少別人在乎的一個人,在值班室時,不想

跟娜麗只是錯誤的相遇所以不想唱這首歌,卻又想讓這個女人開心,做盡一切娜麗要他做

的事,在捧腹大笑後,卻不小心流露出眼底的痛苦,因為對華信來說這不是現實,只是夢

一般少數能坦誠的機會,早上醒來後只能如同杯麵被棄置在一角,進入電梯時,只能選擇

與身分地位符合跟洪惠媛交往,因為這就是他的宿命。


另一個很深刻的部分,是正元跟秀晶主播的緋聞傳出時,著急地尋找那裏的華信,最後發

現其實娜麗在等著他,為了一個與娜麗自己無關的治療。


首先我認為當華信開始擔心與如此毫不遲疑地尋找娜麗時,就是已經深陷在其中不自知了

,而徹底讓華信看清自己心意的行為,就是在那裏等他這件事。對於華信而言,遠離心痛

這件事是很困難的,所以他只好選擇放下姪女,放下哥哥,躲到泰國,但今天娜麗不一樣

,明明心痛,卻能夠惦記著自己,明明痛苦卻先把別人放在前面,這是華信做不到的。當

看見娜麗的時候,華信說了一句話,「我沒辦法再把你送去別人那裏」,但在車上時,卻

細數正元的好,幫正元解釋,甚至把娜麗送到了正元跟前。因為華信知道自己不是那麼的

好,其實說實在的,也只是個讓娜麗單戀三年的渾小子,如今娜麗遇上了正元,他沒辦法

眼睜睜的看自己喜歡的女人跟自己最好的兄弟,因為莫名其妙的謠言而就此分道揚鑣。


把自己喜歡的人送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把喜歡的人送到自己的朋友身邊,是一件

很需要勇氣的事,我滿喜歡惠媛這個角色的,他象徵著華信社會面與現實面,沒錯,現實

裡,的確華信跟有地位的主播而不是只出來五分的氣象預報員,在社會上的確比較匹配,

惠媛也不停的讓華信看見自己內心的動搖,看見屬於華信原本世界的樣貌,跟女主播談戀

愛,在甄試上成功繼續地往上爬,也讓華信看見自己竟然對娜麗有感情,是華信原先根本

不可能會做的事情,但惠媛越提醒華信以前的樣貌,反而讓華信更知道以前的自己是多麼

扭曲的樣子,那是身在其中的時候根本不會知道的,等到發現時,早就被困住了。


我自己滿喜歡華信的轉變的,很真實也帶有很多有趣的情緒,很多人為了生存下去,都要

不得已的在崩潰的心外築起一道一道的牆,因為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其實是受傷的,不想

讓人知道自己是脆弱的算是人類的天性吧。

但認清自己卻是勇敢的唯一方法,當你看不見自己有多脆弱,反而一直無法走出這個傷口

,表娜麗扮演了這樣的角色,讓華信發現自己是需要被關心被在乎的,甚至,開始變成關

心付出的那個人。


「當一次混蛋又怎樣」是第十集最後華信說出的一句話,所謂混蛋是因為如果介入自己好

友的感情間,甚至是自己親手介紹的,被惠媛稱作為混蛋,這是一段只有華信不行的戀愛

,因為正元同時也喜歡著娜麗,甚至娜麗現在也喜歡著正元。但是當一次混蛋又怎樣,愛

情本身就是自私的,只要光明正大地去行動,剩下的交給人心去選擇,我覺得這只是乍看

之下只有華信不行的戀愛,本質上卻是,華信必須去試一試的戀愛,只有他正視自己的心

意,不要再忽視自己的感受,明明看到正元跟娜麗去吃飯就那麼不知所措的自己,明明說

過沒辦法把娜麗再次送去別人那裏的自己,明明跟正元說過如果對娜麗造成傷害就後悔介

紹給他的自己,

明明愛著娜麗的自己,華信得要試試看才能知道


所謂嫉妒是什麼滋味,

所謂他丟失的自己到底是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UKE路克威爾 루크윌

LUKE路克威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