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網友的文章,關於作家與讀者,以及粉絲與偶像,忍不住寫一些關於我自己的想法。

老實說芝加哥打字機能夠這樣突如其來的打到我心裡,跟以上兩個議題可說是脫不了關係。

因為心有餘力會寫寫字,所以可以體會世宙在看著田雪邊打字邊閱讀著自己的書時,那會心一笑的意義,有人閱讀著自己的作品,有著與自己預期相同的反應,或者說是,讀者在閱讀的同時,化身為書中的主人公,經歷著自己一字一句寫下來的故事,對角色投射了自我產生了相同的感受,

而我懂。

而田雪沈浸在書中,被其中角色左右著情緒,這是大部分讀者都會有的經驗,感染力強的內容,甚至可以讓人落淚。

會特別喜歡這一段的原因是,可以讓兩個不同的人,在此時此刻,變成同樣的人,不需要靠一字一句,就能共同接收相同的情感,在各自的心中有著一致的湧動,不僅是書本,在戲劇中、一場遊戲、一首歌、一場電影,都有可能有類似的時刻,不需要言語不需要實際對話,卻能感受到一樣的情緒想法,彌足珍貴。

世宙跟田雪在現在這個時間,幾乎是極與極,一個是暢銷富有的名作家、一個卻是做遍了各式打工,現在以幫人做雜事為職業的小人物。如此極端的兩人,卻能以文字相互交流,沒有隔閡,便是我認為那個場面很美的緣故,人與人之間要認真的溝通,在這個年代何其困難,充滿了懷疑以及憤世嫉俗的年代,這個畫面,讓韓世宙短暫的忘記多疑,而是專注在眼前這個進入自己內心的讀者,把遙遠的距離拉近了,就像前世的他們曾經是如此貼近又特別的關係。

關於粉絲以及偶像,也是田雪跟世宙的立場,劇中有提到:「你這樣的人我很了解,仗著狂熱粉絲的名義、仗著喜歡的理由、仗著憧憬的藉口,將對方囚禁在自己所創造的幻想裡執著不已,一旦幻想破滅,立刻就變成黑粉,將攻擊和威脅當成自己的主業。」

的確,這句話在現實社會的確很值得思考與探討,包含試圖傷害韓作家的匪徒也是如此,可是我認為這並不適用於所有有著偶像的人,之所以在劇中特別喜歡當年打工小妹田雪看著無名作家世宙的那段,就是因為我覺得那才是偶像之於粉絲的真諦,世界上真的也有很多把偶像囚困在自己幻想當中,不容許跟自己的想法有一絲一毫差距的人,卻也有把偶像當成生活目標當成力量來源的人,就像芝加哥打字機中的田雪。她叨念著,世宙哪會記得,都不知道過了多久了,而這個場面卻始終在自己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從未忘記。

世宙的話對田雪單方面的評論其實有點像普世價值看待狂粉的言論,對於很多人來說,一看到自己的朋友家人瘋狂著迷於某個人時,只會覺得他是不是腦子不正常了,怎麼喜歡跟自己世界平行的人;一看到那些狂粉就認定他們一定是控制欲超強的粉絲,他們的偶像做什麼事都要經過他們同意,不能談戀愛,不能結婚,只能做一輩子他們的歐爸。

但值得深思的是,如果你生活中有著你憧憬嚮往的人,那也許對某些人來說,偶像即是這樣的存在,或許的確很遙遠,或許是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但誰說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一定是要相互觸碰的呢,即是只是看著自己曾經支持的人,一步一步的成功,雖然同時也一步一步的遠離,卻能夠成為心靈很大的慰藉,你能那樣的生活、我也能。

世宙和田雪,雖然是極與極的兩個人,但因為都是人,在某些時刻才能開啟相同的頻率,猜忌多疑的世宙在發現自己其實誤會了田雪時,不也是知道被誤會的她會有怎樣的心情,才會試圖聯絡田雪的嗎,在得知傷害他的犯人自殺之後,因為PTSD而寫不出東西,其實也是因為感受到犯人的惡意,想起了自己也曾被如此傷害的日子,世宙不是像他表面上一樣堅強的人,從他的用藥習慣就能得知,他一直是個對所有事物敏感的人,這樣的人才會被總是充滿溫暖能量的田雪吸引,而且不只總是樂天,而是有著故事的女人,不然世宙當初就不會問了(雖然田雪說變親了再告訴他)。

與其自以為是的以單方面的想法推測自認為的答案,不如就直接試圖了解,因為自以為是不可能永遠都對,雖然可能一無所知踏入對方的領地,但有時候就是要跌跌撞撞才能認識真正的內心,極與極不會永遠只是極與極,某一刻起就如映照太陽光芒的月亮,相異卻又唇齒相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UKE路克威爾 루크윌

LUKE路克威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