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四集以後,

似乎能理解亞仁之所以在輿論喧鬧之際要接這部戲,以及林秀晶時隔13年回歸小螢幕選擇這部作品的原因。

不只有編劇寫出縝密的故事內容,導演也恰如其分,甚至可以說是更加分地把情節轉換成鏡頭,配合上演員

令人嘆為觀止的演技張力,交錯縱橫成一個集合體。

看芝加哥打字機的時候,給了一種像是在看小說的感覺,彷彿打開了一本封面陳舊、內容卻雋永的書本。

因為通常在看小說的時候,都會把自己投射成故事的主角,任情節內容在腦海中構築出一幕一幕的場景與畫面

,芝加哥打字機像把腦海裡的影像都徹底複製到了螢幕當中,不自覺地的就成為了裡面的人物,同步的經歷

他們的喜怒哀樂。

 

這樣和角色同步率那麼高的感覺已經很久沒經歷了,

不是充滿各種粉紅畫面、也不是虐得死去活來;而是丟了很多畫面、元素、暗示,讓觀眾伸出觸手自行拼湊,

藉由組合訊息的過程,使人將自己的經歷想法與這些元素交相編織,最後建立成一個每個人獨特卻又具有相

同光澤的共感。

 

我自己目前比較喜歡劇中的今生故事便是這樣的原因,對於背叛與遺落,猜忌與懷疑,好像能夠理解什麼。

三四集印象最深刻的幾個片段之一,是十年前的世宙的故事。

 

  

 

當出了意外後,在病榻發著高燒輾轉反側,他說寧願就這樣死掉,

也不想回到十年前,無名時、失敗時、一無所有又眾叛親離的時候,

最脆弱的時候才會吐露的真實,那才是韓世宙,花了十年都在遠遠跑出當初那個沮喪又卑微的自己,

再也不想靠近那個樣子任何一步。

田雪卻跟他說

我不知道那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但必須回去。

如果沒辦法克服的話,

神會收回個能力的。

我啊,不想看著你的能力被神收回,

十年前的那個時候,你的文章救了我,所以請你,

不要被神收回,為了你自己也是,

還有,為了我也是。

 

 
 
 
 
 
 
 

 

 

 

可能有人覺得是很自私的想法,但我覺得會這樣說代表著她很相信著世宙,

不是以搖錢樹、不是以下金蛋的母雞為出發點,而是身為一個曾被鼓勵過,

曾從世宙的筆下獲得救贖的定位,相信著世宙他文字的真實與價值。

 

 
   

 

第四集時,曾經養育過他的白泰民作家的父親來訪,雖然理由是知道自己的妻子暗中收買記者寫世宙的醜聞,

想要來表達關心,可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自私,明明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曾帶給世宙多大的傷害,卻裝作若

無其事的,像是父親一般噓寒問暖,世宙像是當頭棒喝的說出,他從未怨恨他的夫人,而是怨恨著他,裝成

像他家人、裝成關心他的人、裝成相信著世宙卻在背後捅他一刀的人,這樣的人不才是真正的自私嗎。

當然十年前的世宙也不盡然都是灰暗又痛苦的,越暗的地方,即使是一點螢光,也能特別感覺的到,第四集有一段

是當田雪拿到歸還的懷表時,與世宙一同用餐邊回想十年前在subway的記憶。

 

  

 

雖然十年前無可否認的不能說多麽快樂,但一體兩面的是在那樣的景況下,田雪送來的一杯熱可可,

卻也能給世宙帶來莫大的安慰,因為一無所有所以發狂似的寫作,正因為一無所有,很簡單的相遇也能成為生活

的一盞明燈,那是十年後的世宙所無法體會的,對所有事情神經兮兮,吃安眠藥變成常態(不知不覺想到澤QQ),

對每個釋出好意的人疑心,但又怎麼能怪他,因為懷有惡意的人更多,總以為一層又一層的挑戰過後,會像遊戲角色

過關斬將越來越強,但那真的是所謂的強悍嗎?如果是強悍,那看著過去的自己為什麼還會流露出一絲絲的緬懷呢。

 

這部戲有種讓人莫名喜歡的能力,也許是因爲目前的兩首OST給了我一種懷舊的感受(?),第一首的Satellite是聽韓樂

好久的我,很久沒聽到的搖滾曲風,正是以前我最喜歡的,對上劇中的復古感也是相當契合,第二首乾淨卻賦有深意,

搭配歌詞,彷彿就跟前世相輝映。

 

 

 

 

  

 

除了OST外,拍攝與剪接的方式實在是很對胃口,第三集發著高燒的世宙和一旁焦急的田雪,將因病眼神迷離的

世宙及田雪擔心的神情完美收錄進底片;第四集當世宙與田雪逃跑時,拍的跟第三集的夢多有重疊,剪接在一起就

形成了相當大的張力,也讓觀眾一窺世宙腦海所見,也更能感同身受,為什麼要說出如此曖昧(?)的台詞了。

 

  

 

劇情中也有許多可以讓觀眾自行體會的文字遊戲,像是田雪是世宙的頭號粉絲(첫 번째 팬),但配合劇情才得知,

田雪真的是第一位粉絲(첫 번째 팬),還有當懷錶開始走的時候,田雪說的轉(돌아)跟朋友芳真說的我要瘋了(돌겠다)

也是一樣的字,劇中除了文字遊戲外,也有台詞或拍攝很有趣的部分,像是第三集初世宙被當狗餵時(?),

第四集末世宙在跟真吾對質時,想要殺他時XD,雖然有沉重的部分但這些輕鬆的地方也為內容加分不少。

 

  

 

 

另外,也有許多暗示的地方,也是我認為這劇會讓觀眾不自覺思考的部分,例如當田雪走著走著說自己只要做

有關連殺生的工作就會不順利,自己前世是不是殺了不該殺的人呢,鏡頭就帶到亞仁在他家門口等他,

配合上前世的片段,前世的田雪殺了前世的世宙應該是十之八九了,加上第五集預告中,田雪所說自己的前世

是不是真的賣了國家,劇情發展頗耐人尋味;除此之外,我覺得暗示最明顯的應該就是劉真吾了,連劉真吾

這個名字是看著畫取的還是真名都有待商榷,從一開始幽靈作家(유령작가)這個名字,韓文裡幫人代筆的作家

可以說是代筆作家(대필작가)從英文ghost writter音譯過來的也有(고스트라이터),會使用幽靈(유령)這個字,

可能一開始就暗示他不是人,此外,宋記者這種擅長跟拍的人,都說世宙家戒備森嚴,豈是劉真吾隨口說說自己

會開鎖就能開的,能夠隨意進出即是一個疑點,再來,當劉真吾在田雪家被世宙抓包時,他回答說,他從美國到

韓國時,對田雪一見鍾情,不正說明他就是打字機(或打字機附的靈魂),害怕即將撒來的紅豆,也是一個理由;

身為代筆都什麼年代了,還用打字機打字,是一個暗示,還有,當他跟世宙對質時,世宙問他誰派他來,他說,

我把我自己送來的,又再一次說明他就是打字機本人XD。

當然還有尚待釐清之處,像是葛志碩到底是請誰當代筆作家,當時在門外又是跟誰說話,這倒是難以解釋,

不過我覺得基本上,劉真吾應該是不會被人看到的,從他對世宙再三說出,我沒想到會被你發現,應該就是說明了

理當不應該被人看到的(幽靈);然後跟在田雪後面兩次,卻沒被發現,第一次說躲起來就算了,第二次直接跟在後

面沒幾步,沒被揍(誤,實在太不合理,加上當白泰民的父親來訪時,我也不覺得他是看到了劉真吾,正常看到人

躲在桌下的反應是會問是誰,但白泰民的父親卻是向前了,彷彿是要撿起什麼,而那個東西就是韓世宙代筆的因緣原稿,

所以他才會跟世宙說,你的寫作室留了樣不該留的東西(韓文用了東西물건而不直接用人사람),也是因為如此才會覺得

他真的很自私,即使看到自己一手造就的錯誤卻也不知反省,而是對世宙說怎麼沒有處理掉這個原稿,

當世宙說,他的文章被搶走就搶走,但他絕對不會搶別人的,就更可以理解,他為什麼對代筆作家那麼敏感

,因為他就曾是受害者,而且還是被最親近的人一手奪去自己的成果。

 

 

  

 

人都會有一些記憶,非常久遠的記憶,不是說真的過去多長的時間,而是因為想要遺忘所以彷彿已經過了非常長的時間,

在那些記憶裡,可能有影響自己一輩子的印記,深刻到每次類似狀況發生時,就觸發最不想記起的反應,

但在那些時間中,有可能也有小小的如火柴光芒般的回憶,每當這些痛苦的時間浮現時,同樣地也再次在這灰暗時刻燃起閃爍的火焰,

雖然不夠溫暖,卻有希望,芝加哥打字機裡的前世,可能有著很深的悔恨,延續到這一世要重新相遇的緣分,

這個緣份可能會帶來未知的結果,希望其中也能有那麼一點小小的燭光,點亮,並且不要熄滅。

 

 

  

最後也希望輝英跟秀賢可以有好結果啊!期待連載~~~

 

附上真人跟畫面一樣帥到無法比較的亞仁

  

 

寫這篇花了好幾天,又在看了一遍三四集才寫完,我被韓世宙傳染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UKE路克威爾 루크윌

LUKE路克威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