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集之間,我一直在思考自己貌似沒來由喜歡這部戲,到底真正的原因是什麼,

經過一些沉澱與推敲,

我想是因為這個故事通篇在談論的東西很人性,

即便立足在奇幻前世今生的架構,把角色包裝的華麗磅礡,其中的核心意義也不過是,

在談論愛與受傷。

雖然看起來像是個通俗愛情故事,卻有著細膩的意識情緒流動,呈現的劇情也許稍嫌不可思議,但中心思想卻還是人的本身,

當初的請回答1988是一例、嫉妒的化身是一例。

 

故事不脫幾個主軸,

前世愛情友情與現實搏鬥產生的傷害,

世宙寄養家庭給他的,以及這個家庭中自己製造出的惡意與傷害,

田雪因某些特殊之處而被拋棄的傷害,

大眾對於明星的要求而衍生出的傷害。

 

讓人受傷這件事很奇妙,即使知道不對還是會一直做,

有時候是為了保護自己,有時候則是,因為與愛一體兩面,

自以為是的行動造成傷害。

 

像是當世宙傳出戀愛說時,拚了命想阻止的粉絲一樣,

事實上,你並不會阻止你的兄弟姊妹、你愛的朋友談戀愛,

即使是心愛卻無法一起走下去的人,大部分的人就算是心不甘情不願也只能接受,

自以為是地評斷別人所選擇的伴侶,毫無了解就排斥,

難道不是一種很詭異的舉動嗎?

 

但在這裡我更想說的是關於親近之人的傷害,

 

在咀嚼這部戲的內容時,我常常對世宙十分的感同身受,

那關於被信任之人背叛的痛苦。

我覺得人在某個時刻之前都是單純的,

一直到目睹人的醜陋前。

 

當年幼的世宙獨自來到白道河的家中,

本該是找到依歸的世宙卻得在那個年紀遭受別人的排斥,

接受自己是這個家中的恥辱,

之所以可以在這個家中好好的成長,不就是知道自己雖然在這個家中,也許對其他家人不是件好事,

但至少有白道河是值得信任的存在,在灰暗的環境下可以佇立的依靠,

所以我才覺得白道河很糟糕,不是因為他背叛了世宙,

而是因為如果沒有能力保護好世宙,就不該給他許諾,

給了又搶走是最壞的。

 

當失去可以單純相信人的能力以後心情是很苦澀的,

明明不是個猜忌多疑的人,卻對每件事懷疑,那是保護自我的本能,

因為在同一個地方再跌倒太過羞恥,就算別人都不知道,但自己都會瞧不起自己。

 

而田雪就像跟世宙相反的兩個人,

曾經受傷過,卻還是義無反顧相信著的人。

 

看著這兩人相遇而世宙漸漸改變的過程,會覺得很心酸卻也欣慰,

心酸的部分是看著世宙由不得自己地不斷啟動防禦機制,

欣慰的是他漸漸看見自己其實傷痕累累的樣子。

 

第五集當中,世宙跟田雪為是否向媒體提告在爭論的時候,

是一個讓我很心痛的場面,

田雪對世宙來說是很特別的存在,因為她做得到世宙自己做不到的事,

選擇拒絕被世界傷害。

當一次又一次的被背叛,就會開始對一切戒慎恐懼,還要裝成可以接受一切的樣子,

因為我有了心理準備,所以那些謾罵也不過是過眼雲煙,

如果做出了反擊,反而是承認自己受傷了。

但不可否認的,身在這些惡意的言論中,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就算騙的了別人也是騙不了自己的。

田雪是一個斷層掃描,你原本不想檢查以為沒事,但檢查後反映出你的病癥,你會很恨為什麼要告訴我,

但其實到頭來卻是斷層掃描救了你的性命。

世宙在寫作上找到出口後,成為了名作家,卻也同時被名作家這個名分綁住,

為了成為大家、成為社會、出版社所期望的韓世宙,

他除了要變得自以為再也不能被打倒以外,

甚至要挑戰自己成為作家的初衷,

當他透過田雪看見自己的不堪時,他無力反抗,因為田雪認識的是當初那個雖然一無所有卻炙熱燃燒的自己。

其實偶像只是一般人,是有相對應的社會責任沒錯,但不是代表要變成粉絲的玩物,

你可以對偶像有你自己的期待,但那也僅止於你的期待,

而不是把期待具象化變成操控的枷鎖,去留惡評、傳不實的傳聞,

因為他只是你的偶像但不是你擁有的物品,你選擇了他做你景仰的人,

該看的從來不是他不好的地方,而是要學習他美好的優點。

 

當世宙在記者會前,去見田雪時,

拿下眼鏡的世宙像是脫掉了防衛,但看起來卻比任何時候都還要勇敢,

能夠跟田雪談論著要怎樣有自信不要不安,那其實是世宙再了解不過卻在各種假裝中遺落的本能。

  

在最後那個場面時,我有點莫名地掉了淚,

世宙回頭說了

전설 씨  田雪
그동안 고마웠습니다. 這段時間謝謝你

전설 씨가 내 1호팬이었다는 사실 田雪是我第一個粉絲這件事

잊지 않겠습니다 我不會忘記的

懂韓文的人就知道這段是敬語,而且世宙是不跟田雪講敬語的,

這裡不是突然世宙說話變得很疏遠,而是表達了他對田雪的敬意,

即使世宙不斷隱藏,田雪依舊毫不放棄地抓住了真實的他,

讓他看見自己的這份敬意。

默默掉淚的原因可能是世宙終於選擇了真相,他那即使不穿上什麼盔甲卻勇往直前的樣子吧。

  

 

 

世宙要意識到自己的傷口很難,但要拯救別人也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

田雪收到了25通威脅電話,仍面不改色的繼續應答,

但在韓世宙面前卻只能不斷的受傷,

像是爭論是否提告當時,一心只想著幫助世宙,卻收到了遇到你之後沒一件好事的評語,

明明沒一件好事的原因只是世宙被迫面對自己的問題所在,

我們常常這樣,總是給在意自己的人,或自己在意的人傷害,即使明知道不對還是一直給,

因為是愛的一體兩面。

田雪她說

누군가에게 사랑 받는다고 해서 상대방의 자존심까지 손에 쥔건 아니에요. 不是被誰愛著就代表連對方的自尊心都拿在手上
먼저 좋아했다고 해서 상대방 손에 권력을 쥐어준 것도 아니구요. 也不是先喜歡上就代表給對方掌握自己的權力

我們常常會忽略自己身邊愛著自己的人的感受,因為他們愛著自己彷彿理所當然,

他們包容自己彷彿理所當然,我做的事情都是為了他所以理所當然。

但不是這樣的,再怎麼喜歡也會感到受傷,而且因為是自己所愛的人,所以會更難過,

不管受傷的源頭是來自於誰,都沒有全盤接受的理由,

以為對方都接受,那只是一種錯覺,好像吞下了你造成的所有傷害,

其實只是他不斷的選擇原諒,

而這個原諒得付出十分大的代價,因為越愛越痛。

 

不管是家人、友人、愛人,都不要消耗他們對自己的感情,沒有什麼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愛才這樣,才選擇忍受一切,才一次又一次的踏出來拯救你,

當你意識到自己有多壞時才會知道自己做的事有多麼殘忍。

 

如果不會捨不得,你也沒有傷害別人的資格,

而就算秉著保護自己的名義,傷害別人也沒有足夠的正當性,既然懂得讓自己不要受傷,那怎麼可以讓別人受傷,

口中說著愛著別人,以為自己的行為對別人是所謂好的事情,但其實對方不停受傷害時,好好意識自己的行為是不是扭曲了,

以自己的方式不考慮別人感受的愛從來不會是愛。

 

這兩天偶然看見了一小段故事,

一位罹患精神疾病的學生拿著診斷證明解釋自己無法參加考試的原因,

卻得到「你從哪裡得到這個的」這樣的回應。

雖然這樣的言論我並沒有感到很震驚,因為人生多少也接觸過類似的事件,理解世界有時候就是如此不懷好意,

但我突然發現一件事,我雖然理解,但還是十分不舒服,當意識到自己竟然好像開始對這種不合理感到麻木的那一刻。

 

雖然在看芝加哥打字機的時候,對世宙的際遇感到酸楚也對他的轉變感到欣慰,

仔細檢視自己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好像還是原本的韓世宙,

僵硬、自以為可以對抗世界、對傷痛麻木,以為可以應付所有的惡意,

就是因為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受傷的才會以為自己沒事,

會讓人以為這些惡意是自己本該承受的,

承認自己受傷了才能整理好心態拒絕別人傷害你,

當大家都一起拒絕世界的不懷好意,那這些惡意才會有機會退縮。

常常在網路上看到一些言論,內容在談論別人是多麼的侵犯自己的權利,

但在談論的同時,卻沒有發現自己是懷著惡意在批評的,不知不覺整個討論串就變成了一個惡意聚合體,

你知道別人不該讓你受傷,卻不知道自己在做一樣的事情嗎,

我們總在身邊發生了一些事情後才貌似轉上發條開始大肆討論,

有時候,我會懷疑這是不是對的,我在討論的東西,是不是某種程度上也在傷害別人,

所以我在這裡談受傷這件事,

可以理解在某種層面上我們會不停的互相傷害,那是一體兩面的狀態,很難避免,

在不討論是否要原諒別人的前提之下,可以讓人受傷,就可以保護別人,

而我知道比起保護自己,保護別人的力量可以更大。

 

雖然讓世界停止傷害是不可能的事情,但願每個人的身邊都像世宙一樣有著田雪,

可以一次又一次的拉你出來,可以保護著你。

-------

나는 이제 안다. 견딜 수 없는 것을 견뎌야 하고

我現在知道了 必須要承受你承受不了的事,

받아들일 수 없는 것들에 지쳐

對接受不了的事情感到疲倦。

당신에게 눈물 차오르는 밤이 있음을

對你來說 淚眼潸潸的夜晚

 

당신 이마에 손을 얹는다.당신,참 열심히 살았다.

我把手放在你的額頭上。你,很努力地活著了。

내 이마에도 손을 얹어다오.

也請把手放在我的額頭上

한 사람이 자신의 지문을 다른 이의 이마에 새기며위로하는 그 순간,

一個人將自己的指紋按在別人的額頭上安慰他的那瞬間,

중요하지 않은 것들은 모두 떨어져 나가고,

不重要的事情將全部消散,

거품처럼 들끓는 욕망에 휘둘리느라 제대로 누려 보지 못한 침묵이

被泡沫一般沸騰的野心所擺佈而無法好好看清的沉默,

우리를 품어 주리라.

將會擁抱我們。

당신, 참 애썼다.

你,真的很努力了

사느라, 살아내느라, 여기까지 오느라 애썼다.

要活著,活下去,一直到這,已經很努力了。

부디 당신의 가장 행복한 시절이

希望你最幸福的時刻,現在還沒來到,

아직 오지 않았기를 두 손 모아 빈다

我雙手合十的祈禱。

<어쩌면 내가 가장 듣고 싶었던 말> 也許是我最想聽的話 田雪摘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UKE路克威爾 루크윌

LUKE路克威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umu
  • 你的這些心得,對我很有啟發,真心的感謝你!
    尤其是對於偶像跟粉絲這一塊,還有新的這篇談到受傷的這一塊
    透過你的心感受到的故事,觸動你的感受,這對我來說很有幫助
    期待你新一篇的文字

    也許是緣分,我對戲劇正片的共鳴很有限,雖然也有看正片
    但你感受到的這個故事讓我有獲益,所以很感謝你
  • 謝謝您喜歡🙏
    每個人對戲劇可能都會有自己的想法
    沒有特別的共鳴也是沒辦法的事
    如果能透過我的心得給您不同面向的感受
    這樣我也寫得很高興!
    謝謝您!
    在這裡留言我回覆的比較慢
    有空可以去FB逛逛ㄛXD

    LUKE路克威爾 於 2017/04/29 21:48 回覆

  • mumu
  • 好的 也會追蹤你的FB的
    覺得這麼好的文章 底下要留言才行啊XD
    你的3.4集心得我也很感動
    然後多說兩句關於這集心得~有附上韓文原文也很感謝,會想收藏這幾句話^^
  • 因為很少人會回覆我XD謝謝支持
    剛好看到喜歡的話就順便找出片段的原文了
    很高興你喜歡~~

    LUKE路克威爾 於 2017/05/04 13:2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