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版連結

http://tw.iqiyi.com/v_19rr7f6b8g.html (15集)

http://tw.iqiyi.com/v_19rr7fd88c.html (16集)

   

  

細數隧道播出時間不到兩個月,但這短短兩個月已經足夠讓它在韓國刑偵劇

立下一個里程碑了。

 

很多韓國刑偵劇的觀眾在Signal信號播畢後,

就會忍不住拿來比較(我也是其一),因為Signal不僅是刑偵劇的經典,

還有不只是充滿可以說是衝破張力的演技,搭配高度邏輯性(少bug)的穿越設

定,加上讓人深思反省甚至感到痛苦的內容,幾乎讓所有看過Signal的人無

法否認是部神劇。

 

一開始擁有同樣案件背景甚至也有穿越設定的隧道我也一如往常地想看看能

不能玩出跟Signal不一樣的把戲,結果還真的不一樣。

 

如果說Signal是以人類的醜惡喚醒我們對所有罪的省思以及改變的力量,

那隧道就是以人類的良善立足而試圖去改變這個不完美的世界。

 

我一開始的著眼點在於案件是否豐富,與主軸的的連結是否緊密,但後來我發現

隧道並不是主在經營這個部分,它的重點一直擺在30年前開始的連環殺人案。

如果要談論支線與主線的的相互糾纏,支線是否精彩,那隧道一定不及Signal,

但隧道本來就沒有把重心放在這塊,所以這樣的比較其實沒有意義,

老實說沒有非常厲害的支線也曾讓我懷疑這部戲的格局貌似有點狹隘,但後來就

發現了,隧道是以小人物的故事去描摹大世界的縮影。

 

劇中的每個角色都可以見到真實社會某些族群的色彩,

尤其是主演三人更是如此,他們漸漸蛻變的過程,就是我們可以嘗試去扭轉

社會的方式,隧道的案件偵查、鋪陳情節其實已經是上乘之作,用心程度我想

大勝很多前後不連貫的刑偵劇,也沒有太多刻意經營的部分(像是Voice真的就太愛

一個打十個彷彿世界沒有槍), 雖然如此,這部戲一直拉著我走的卻是角色本身,

 

給我的感覺像是,沾滿指紋的眼鏡鏡片,經過沖洗後,終於煥然一新的感覺。

 

朴光浩,算是主演當中前後最一致的角色,當然原因不是因為演技不好,

光浩本來就是引領其他兩位主演漸漸改變的定位,像是清洗鏡片時,清潔劑

一般的角色,總是勇往直前(如成植所說的不聽話哈哈),對自己心中的初衷與使命

很明確,不會因為外界的壓迫而扭曲,也就是這樣率真單純的個性,才能把善在跟

載怡給拉出陰鬱,但這樣的個性也有點莽撞,所以偶爾也會有一些脫序行為,

像是不顧一切地衝去揍睦真宇之類的,不過一條腸子通到底的個性真的是詮釋得很

貼切,大男人的心態讓光浩最後看著善在時,腦袋裡閃過無數畫面,可說出口的只是

想看看你,根本是爸爸看兒子XD,在我看來,光浩之所以是穿越時空的那個人,除了

抓犯人之外,我覺得更大的原因是救人,救了善在跟載怡,因為他的純粹與真心,

擁有著改變的力量,所以被賦予了這樣的使命。

 

金善在,是讓人不得不喜愛的角色,

善在像是代表了所有給自己畫地自限的人,走入陰影不再出來的人,

光浩的出現像是一記飛踢,狠狠踹了善在一腳說,你自己窩在那裏幹嘛,

明明還有我還有大家,

你不是一個人,

把所有負擔加諸在自己身上的人就是這樣,總是覺得自己得要扛起一切,

容易讓人誤會成自以為是,不是這樣的,就只是不想讓別人承擔這個痛苦,

載怡讓善在看見了自己的傷口可以成為會別人的良藥,光浩告訴他自己並不孤單,

最終那場與睦真宇對質的戲,

不是要睦真宇說出合理的理由,他心裡知道殺人怎麼樣的藉口都不會是正當的,

那一刻,他是在跟自己多年來的陰影爭鬥,他想了解一直以來身處傷痛之中的原因是什麼,

不過同樣的,沒有理由,所以當他知道了以後不會比較輕鬆,

因為那層灰色是自己加諸於自身的枷鎖,但正因為終於明白,

所以他才終於可以踏出來了,自在地。

 

申載怡,是我最喜歡的角色,訴說著悲慘的命運不會是一個逃不出的囚籠,

她的身分非常特別,研究殺人犯心理的教授,其實劇中也有說過通常這種人,

不是跟殺人犯只有一線之隔嗎,這個角色設計的如此精美,非常讓人佩服,

因為沒錯,申載怡的確就是這樣的人,跟殺人犯只有一線之隔的人。

很多悲慘的人以自身命運為藉口,認為自己的可悲

是一種資格,被允許可以傷害別人去報復世界的資格,載怡雖然一路走來坎坷,

她卻沒有意圖報復世界,他把這樣的經歷化作一種與人的共感,因為我也曾經流淚過,

所以我了解你,不管是對小女孩、還是對金善在,我覺得載怡最接近所謂弄髒的鏡片,

看似模糊不清,洗淨後其實是最讓你能夠看的清晰的方法。

一直難以忘懷的一幕是光浩跟她說,在她眼裡被害者不重要,她不了解一直等待著回不來的家人

那些人的心情,這裡覺得很心疼,因為她就是當事人,已經痛苦到麻木的當事人,

雖然那一集載怡只帶了一個哨子就乖乖去當誘餌被抓,於理上算是隧道最不合邏輯的部分,

但於情上,我甚至認為她是抱著一個犧牲自己的心情,與其讓自己孤獨面對的經歷同樣發生

在他人身上,不如自己成為受害者,因為沒有人會等她。因此我覺得最後的載怡真的很美,

連她上的課也十分細心地呈現了她的變化,學生從一開始的害怕,變得對課堂越來越有興趣,

她也從一個能說是徹底悲慘的人,遇見了善在、遇見了光浩,直到最後能夠說出那句爸爸,

一切是她本質散發的光芒替她鋪了這條路,黑暗的經歷是一種淬鍊,並不是一種報復的藉口,

她選擇了褪去憂傷以及孤單,不是成為社會上令人擔心的痼疾,而是成為希望的火光。

  

    

想小小談一下睦真宇,我覺得最後安排給睦真宇的結局還不錯,

雖然沒有明說他認清了自己,但我覺得善在是他的那個動搖點,雖然說服自己一直在做著正確的

事,其實他明明知道不是,因為兒時癡癡等著母親的回憶,他無法揮去,他就是典型想把痛

苦加諸於別人身上的人,雖然知道這樣的行為是錯的,但為了自己只能合理化,所以稱作為審判。

我覺得善在不只是他的朋友,某部分也是他心中的那個正義,因為善在是逮捕像鄭浩英這樣

所謂胡亂殺人的警察,他守護著世界的正義如同他認為自己守護著正義一樣,當睦真宇發現自以為的正義

傷害到別人時,就開始動搖了,在綁架申載怡時失控,也是因為載怡提到了金善在的母親徐熙秀,他跟善在

的友誼讓他很了解善在的喪母之痛是多麼真實,而且我猜睦真宇原本應該以為善在的母親是被像鄭浩英那類的

人殺的,也就是他心中的非正義,當他意識到自己就是那個非正義時,心中構築的保護牆就開始坍塌,

第二次被捕後,善在的情感與他毫無距離的爆發時,他已經無法否認自己跟鄭浩英沒有兩樣了,

雖然嘴上說著大家應該要感謝他,但其實心裡已被擊潰,他終於透過曾是自己親密友人的善在,

徹底目睹了自己的不堪,以及一直以來那些為了袒護自己築的城牆,全都只是一場騙局。(附帶一提,好像不少人覺得善在

很笨幹嘛拿他的西洋棋,不過換個角度來想,假設自己的好友一夕間變成了殺人犯,應該大部分的人

都會抱有至少他應該不會害我的心理吧,我想善在也是這樣的。)

 

 

最後的結局我很喜歡,成功的收尾了角色與劇情,也把隧道拉抬到了一個新高度,

如同前面提到的,我覺得隧道的角色是這個社會的縮影,我們的身邊有像光浩一樣的人,也有像善在的人,

也很難過地會出現像載怡這樣際遇的人,雖然破案為被害人討回公道是一個重點,但真正地好好收尾,

並不是破案就好,

是體會生命的重量。

 

生命輕如鴻毛也重如泰山,載怡最後一堂課說了,常常看到那些案件,可能覺得跟我們沒關係,

但如果是自己身邊的人,卻往往重到難以承受,對尹多榮(沒記錯應該是海印江事故死者)的那位

朋友來說,在電視上看到破案這件事,絕對不是像他身旁不知道是男友還是男性友人那位一樣,可以

一笑置之的,因為死去的是她的親友。

所以破案固然重要,但抓犯人永遠是遺憾的,因為傷害已不可逆,真正要抓犯人的意義,是拯救

那些在生命逝去裡,被那個重量壓到喘不過氣的人們,彷彿背負著哀悼與沉溺於憂傷的義務,

像是善在爸爸即使再娶,30年後了卻依然抹不去那內心的傷痕,為了拯救這些人所以要破案,

為了不再讓更多人變成這樣所以要抓住犯人。

載怡最後一堂課說,難道只要隔絕了殺人犯,這一切就會結束嗎?有殺了一兩次人後再次回到社會的,也有即將

成為怪物的人,要了解他們才能預防犯罪,也才能拯救其他被害者,所以最重要的事,其實就是救人(話

說這一段的背景音樂好好聽XD),這裡其實默默讓我想到鄭捷,因為剛好有友人曾是他的同學,對於最終

這樣的結果,其實充滿著「要是當初怎樣就好了」的遺憾,很多事情發生了就無法挽回,如果能在發生

之前,就阻止這樣的事,阻止、甚至拯救那些即將成為怪物的人,比起之後要面對逝去生命的赤裸還好太多,

所以我覺得無論是誰,無論在哪裡,都不可以輕看生命的重量,試著體會、試著拯救,我覺得這是隧道

想傳達的意義。

 

至於最後光浩的離別,我覺得算是一個畫龍點睛,

那一段我想到了一段話,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

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

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龍應台)

有些人好像覺得光浩抓到犯人後,不用睦真宇同時出現在隧道就可以回去好像不太合理,但其實一開

始光浩就在猜穿越的條件是抓到犯人,與真兇同時出現在隧道只是一個例外的穿越方式,一開始我也覺得

穿越的方法極其重要,如果毫無邏輯可能毀了一部戲,但那樣的前提是穿越這件事構成核心,也就是

這部戲每個細節可能都要跟穿越息息相關,但隧道不是這樣的戲,穿越只是為了讓光浩來完成他

的使命,雖然中間突然回到過去,但很明顯的是場意外,所以他才會懵懵懂懂的回到過去,

也堂皇的忘記帶鋼筆就又到了未來,因為是場意外所以無法做出任何準備,

  

而我們人生的道別也常常是場意外,

就像突然消失在隧道後毫無音訊的光浩,意外離別會讓我們像妍淑一樣難以接受,

可我們還是必須學習,雖然這是一門必須反覆學習的課題,

當在面對第二次的離別時,雖然還是難受但至少比第一次還明白了什麼,

這是這部戲穿越的核心,不是為了連接過去與現在產生如何破案的關鍵,

是在建立一個關於拯救以及改變的通道。

  

當最後載怡跟善在要送走光浩時,雖然很難,但還是要學習道別,

雖然回到過去代表可能一切都會改變,比如說善在還是抱著一點小小希望,如果光浩可以

回到媽媽被殺害之前,或許可以拯救她,

同時這也意味著過去可能改變,曾經一起經歷的這些回憶也許會消失,

但道別就是跟善在說的一樣,要短且乾淨俐落,可能會流著眼淚,可能很不想放手,

但最終,我們只能目送。

 

如果你我可以體會生命的重量,我們就可以不必從人類的醜惡面去承受反思的窒息,

如果你我可以體會生命的重量,我們就可以嘗試拯救所有獨自承擔包袱的孤獨之人,

如果你我可以體會生命的重量,我們就可以珍惜所愛之人還陪伴在自己身旁的時光,

如果你我可以體會生命的重量,我們就可以在道別時還可以銘記著不會抹滅的回憶,

 

如果你我可以體會生命的重量。

 

最後幫載怡QQ一下

這部載怡真的有點衰,不停地面臨被掐死的命運,

最重要的是最後一次被掐,還變成這樣(?)

可以說是不計形象,難得可以看到一部戲女主被搞得這麼醜XD

當然還是很有很美的部分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UKE路克威爾 루크윌

LUKE路克威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