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版觀看連結

http://tw.iqiyi.com/v_19rr6yuuho.html (第五集)

http://tw.iqiyi.com/v_19rr6zbyuw.html (第六集)

 

大家應該都有買過鞋的經驗,在挑選的時候會因為各種原因,連帶影響最後的選擇,可能會少了自己的size,或因為新款而激起購買的慾望,很多時候,我們會把舒適透氣的鞋子放置一旁,穿上一雙人家所謂的潮牌、流行,但咬腳的鞋子。

 

#髒髒的舊鞋,想要洗乾淨

我們的鞋櫥裡都有這麼一雙鞋,平時穿起來非常的自在,不管是想出門散步或是登山健行,上山下海都是最佳良伴,但是,某天會發現我們把它穿舊了,穿著它來到公眾場合時,或跟朋友見面時,會莫名地引起側目,發現大家以一種你怎麼穿著這樣的鞋看待你,因此,你會想把它洗乾淨,因為這雙鞋陪我走過風風雨雨,你不希望別人認為它只是一雙不起眼的舊鞋,可是,當你打算要洗它時,你會發現斑駁是因為漆已然脫落,潮濕帶來的水漬痕跡清洗不掉。

看著洙萬跟雪熙不禁感嘆編劇琢磨男女性格差異上非常有一手,男生視角跟女生視角的確常常會有著先天性的不同,想要同時平視彼此,

就需要男生蹲低女生踮腳。

洙萬在事業上有點成就後,常常會看雪熙不順眼,這個不順眼並非嫌棄,而是在自己站穩腳步後,不希望身為自己後盾的雪熙,總是被別人當成小角色,希望她可以活得更像代理的女友,或許會有人覺得,這可能是洙萬變了,洙萬以前並不是這樣的,在讀大學時,準備就業時,洙萬不曾這樣看待雪熙。但是以男人視角來說,這樣並非認為雪熙配不上他,只是一種心疼。在過去自己能力不足時,沒有辦法提供雪熙溫飽,甚至必須到處勞煩她;但如今,明明自己當上代理了,明明可以給她更好的生活了,卻看到她仍然是以前那個做牛做馬的她,還是那個為了自己鞠躬哈腰的她。

站在女生視角來說,卻有著很大的差距。以前努力兼職打工,是為了心愛的人可以有個好未來,所以不辭勞苦的把錢都花在洙萬身上,難道雪熙是為了洙萬之後可以養她一輩子,所以才花那麼多錢投資在洙萬身上的嗎,我想並不是,只是因為愛而付出,這麼簡單。也就是說,雪熙從來都不是為了從洙萬那邊獲得什麼,才這樣省吃儉用,而是看到洙萬可以越來越好,對她來說就是一種幸福,她寧願自己少買一件衣服,少買一個包包,也想看到洙萬能夠拿一個像是代理的包包,不需要畏畏縮縮地站在大家的面前。

不過別忘了,想要平視彼此,想要望向對方的雙眼看進對方的心,必須要男生蹲低、女生踮腳。

雪熙一味地付出,想要讓洙萬像個代理,像個成功的男人,這些都沒錯,但她卻忘了自己也是構成洙萬的一部份,她自己是洙萬之所以能夠成功,不可或缺的要素,雪熙絕對比一個好的領帶、好的公事包,都還要重要上許多。付出從來不是一件錯的事,但當自己因為愛而付出時,不要忘了自己同時也被愛著,想給別人好的東西而犧牲自己的利益時,要記得愛著你的人也會捨不得你。

  

就拿雪熙的母親來說好了,當她興高采烈地為女兒愛人的家庭,做了各式各樣的菜餚,為了體面一點,還給了親家的週歲宴為數不少的禮金,這一切都是知道自己女兒深愛著洙萬,想要看到女兒能夠幸福、能夠在洙萬的家庭也被看好才這麼做的,可是卻發現根本不是這樣,女兒只是傻傻的付出,所有的誠意只是被當作可笑,為了洙萬,被人無視了都不知道,應該說,為了洙萬被人無視也毫不在意。所以雪熙媽媽原本打算在給洙萬的簡訊上大罵一頓,她原本想要把這些可惡的事都開誠布公,身為一個母親,雪熙就是她獨一無二珍貴的孩子,要怎麼忍受別人冷嘲熱諷它的女兒。然而她最後卻只平淡地打著,

希望洙萬可以好好地對待雪熙。

  

原因是什麼呢,就是因為知道女兒沒有笨到看不出別人的有色目光,是為了洙萬才忍受這一切,如果不要辜負女兒所做的一切忍讓,又要說些什麼的話,就只能心痛地、並且殷切期盼地,希望洙萬可以好好珍惜她這寶貴的女兒。雪熙看著簡訊時,從這些簡單的幾句話裡,讀出了母親真實的感受,知道母親看到了她這樣被人無視,她知道,愛著她的母親捨不得她。而洙萬跟雪熙的母親沒有不同,不是因為覺得雪熙跟意氣風發的自己不搭,而是心疼如果不是因為自己,雪熙也不會被這樣被看待,雪熙可能會覺得這些冷言冷語沒什麼大不了的,少買一件新衣服、或者是被其他人瞧不起,這些都不重要,但對洙萬而言,卻是不斷不斷累積的愧疚,再加上他自己本身還是造成一切的罪魁禍首。沒有人會想看到自己愛的人,因為自己的緣故而缺少什麼,雪熙是如此,洙萬當然是如此,如果想要付出,千萬不要建立在別人的負疚感上,那樣的壓力甚至會扭曲你的愛。

  

而除了女生踮腳外,男生也不要忘了蹲低,

洙萬常常在面對與雪熙間的問題時,選擇他認為正確的行為,但男生認為對的,常常在女生眼裡不是對的,以其中一件事,實習生藝珍的單戀來說,姑且不論要保持多少距離以及情侶間要不要公開關係,因為這個部分每對情侶可能都有不一樣的見解跟考量,不過洙萬在鐵壁防守上算是進行地很徹底了,像是告訴藝珍每個時段都沒空這件事,如果不是像藝珍這麼白目(誤)的人,應該大部分都會打退堂鼓的,雖然洙萬可能不把藝珍當作一回事,對他來說,可能就是一個普通的intern,不過,對雪熙來說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她知道藝珍比自己年輕、家裡有錢有背景、在某些角度來說,雪熙也認同藝珍可能比自己更適合身為代理的洙萬,所以雪熙會沒有安全感,即使她充分相信洙萬,卻也很難相信自己。所以,雪熙需要的是,百分之百對她坦承的洙萬,而不是怕麻煩怕被誤會的洙萬,她不需要所謂白色謊言、所謂善意的謊言,雪熙要的只是誠實以對,誠實才能帶來真正的安全感。男生總是會以為女生想要的是自己不要隨便跟其他女的扯上關係,所以當不得已有所牽扯時,就會為了不要讓女生擔心,選擇不說出真相,這或許很方便沒錯,可以讓女生在不知情時減少很多無端揣測,但被發現時卻又是一回事了,因為這樣的行為是拿對方對自己的信任開玩笑,女生真正在意的不是你身旁那些飛舞的蝴蝶,而是你身處在那些蝴蝶當中是否還能夠只看著自己。

  

男生跟女生要平視彼此,需要男生蹲低女生踮腳,蹲低跟踮腳都是需要花點力氣的動作,也就是說配合彼此不是容易的,如果單方面的在做這些事,便太過辛苦,稍微不小心還可能會跌倒;我們穿上一雙舒適的鞋,即使它曾經嶄新且亮眼,總有一天,表面也會破損、圖案也會脫落,有一天它會變得不起眼,但重要的並不是這些,是這雙鞋一起走過的路,時間的流逝或許讓它褪色,穿起來卻比一開始新買時還舒服許多,那麼多其他的鞋之中,只記得穿著這雙鞋走過的那些地方,因為只有這雙鞋是這麼合適,就跟雪熙對洙萬一樣,除了她,還能跟誰結婚呢?

 

#不合腳的鞋,雖然好看卻咬腳

買鞋時常遇到的狀況之一,好看的鞋子卻剛好少了自己的尺寸,只差半號或許穿久了會比較合腳,如果差了一號,就算再好看也不可能適合自己的,只穿著走一點路可能就會磨破腳後跟,就像武彬送給愛羅的鞋,真的合適嗎?

  

武彬是很體貼沒錯,即使傻裡傻氣的,卻在同伴玩弄愛羅的時候告訴她真相,甚至喜歡上直率、在台上亮眼的愛羅進而展開追求,只是武彬不了解的是,愛羅並非無時無刻都如此耀眼,不是隨時都是那個踹壞後照鏡的崔愛羅。對我來說,武彬就是個很讓人負擔的類型,有人可能會覺得有顏有錢個性又好,有什麼不行接受的,的確不能否認武彬很可愛又很貼心,只不過武彬真的有要試圖理解愛羅嗎?喜歡一個人,想要對她好,需要找到真的對她好的方式,以自己的角度出發的關懷,一不小心就會淪為同情,讓人感到不舒服的同情。像是去吃牛排時,武彬或許認為自己請客是一種體貼,但其實只是在否定對方的能力罷了,武彬在踏入這家餐廳開始就認為對愛羅而言,這裡很貴,這樣的前提之下,即便沒那個意思卻也無意中表露出一種我在上你在下的價值觀,真正的關懷不能讓人覺得你在同情他,而是盡量去貼近對方,比起請愛羅吃一客昂貴又吃不飽的牛排,和愛羅散步在小販間,買一串魚板或熱狗給她會是更好的選擇。倚仗對人的好意,去消磨對方的自尊心,這樣的好意,就不能稱作好意了,真的要理解一個人,不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要站在對方的立場,等待對方告訴自己有關她的事可能是種禮貌,但如果透過自己的心感受到,愛羅除了霸氣勇敢的時刻,其實也很愛哭、也會對所有可怕的事情感到恐懼,才是真正的認識她,才是真的願意了解她。

  

我們都會為了一雙好看的新鞋而心動,有時候很幸運可以買到自己的尺寸,但沒有自己的size時,或許應該盡早果斷放棄,買了一雙不合腳的鞋,剛開始可能會穿得很開心,因為它的款式讓大家稱羨,但不久後發現越穿越痛,當腳破皮時甚至得一拐一拐地走,這個時候再來後悔當初不該買,好像就有點太晚了。

  

  

#破舊舒適的舊鞋,小了一號的最新款新鞋

想買新鞋是人之常情,但如果是不合腳的新鞋,我寧願穿上舒適的舊鞋。

愛羅跟東萬對彼此來說就像是舊鞋,已經穿得習慣到不行,不管去哪都可以輕鬆套上出門,如果有人問你說,你幹嘛一直要穿這雙舊鞋啊,是有多喜歡,你一定會否認,因為會覺得自己只是好穿才穿,不過如果動念想想,曾經買過的那麼多鞋之中,也不乏舒適好穿現在卻束之高閣的,為什麼唯獨這雙鞋我還是時不時就穿呢?當朴惠蘭這樣質疑著愛羅,為什麼要在東萬身邊閒晃,以青梅竹馬、以姊姊的名義,不是有點可悲嗎,愛羅下意識的逃避了,因為愛羅也有著新鞋可穿,為什麼要執著於東萬這雙舊鞋呢?

  

IU的一首歌,Palette 팔레트裡有句歌詞說,

오 왜 그럴까 조금 

哦 為什麼這樣 

촌스러운 걸 좋아해

喜歡有點俗氣的東西

 

縱使有點俗氣,甚至還有點破舊,我為什麼還是喜歡呢?

 

 
 

  

 

因為只要穿上這雙鞋,彷彿就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只要穿上這雙鞋,不用擔心會咬腳,可以爬坡又可以防水,讓人很安心。如同上班踩一整天高跟鞋,下班後可以馬上換上的那雙帶在身邊大大的運動鞋,一點都沒有負擔,不會有讓小腿繃緊到想砍人的高跟,也沒有包得有夠緊腳趾都要縮起來的楦頭,我的這雙運動鞋,可以正常的伸展,是一雙專屬於自己,不用穿給別人看的鞋。就是因為這不是雙穿給別人看,是自己爽才穿的鞋,有的時候被別人盯著看時,可能會覺得有點丟臉,甚至因此乾脆想買下那雙不是自己size的最新款,但要你丟掉這雙鞋,卻一點也不願意,因為它已經不只是一雙穿起來舒服的舊鞋而已,是自己穿到太合腳,就算鞋子推陳出新,已經太喜歡捨不得丟的舊鞋,雖然別人問你喜不喜歡會有點害羞說出口,但其實就是太珍惜才會一直穿著它。

 

男女之間有沒有純友誼,是大家時不時就拿出來質疑的問題,有些人覺得沒有,男生跟女生之間怎麼會有單純的友情,或多或少都會有點情愫;但也有些人覺得自己身邊的異性友人真的跟自己是朋友,毫無其他瓜葛。無論如何,我只知道在友情或是愛情裡,只要是有感情那就會是直率又真實,深刻又跟自己息息相關的,當東萬看到愛羅要因為一個可笑的小偷而下跪時,從心底竄出來不可遏抑的怒;當愛羅看到東萬在格鬥場上被當成沙包打而倒下,讓心頭結凍的擔心與恐懼,無法止息落下的淚水;當愛羅見到那個曾經把東萬當白癡耍的朴惠蘭又來找碴,一方面很想嘩的一巴掌過去,一方面又擔心白癡東萬該不會又要重蹈的焦慮感;甚至是雪熙知道媽媽看見自己這個樣子一定會很心疼,感到不好意思又抱歉,在公車上話都說不清楚的哭泣。

 

 

   

這些無論放在哪個位置上都是一樣的,與其探討男女老少有愛沒愛,探討到底單純不單純是友誼不是友誼,不如放下這些只定睛於自己珍惜的人身上,就像是我們都擁有的那雙,雖然有點舊舊卻舒服的鞋,別人可能會嘲笑自己的品味,但我在意的是鞋子的舒適性,我看見的是,上面斑駁的紋路是我們一起走過的回憶,洗不去的髒汙是共同踏過臭水溝的證明,穿上這一雙合腳的鞋我才能走過這些,不然我的腳早就滿目瘡痍了,有點老土也沒關係,要選擇我還是會穿上你。

 

看三流之路真的像瘋子一樣,一集之中會突然大哭大笑,看著那個小孩踢沙包亂數時會整個被戳到笑點,但看著雪熙媽媽這樣看著女兒被欺負時又會哭到不行,但其實這些就像是人生的縮影,有笑有哭不會總是high或總是down,真實的經歷著些點點滴滴,希望每個人都擁有著夢想的勇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UKE路克威爾 루크윌

LUKE路克威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iafei123
  • 好喜歡這個分享~~~覺得比喻得好棒!!!
  • 謝謝🙏

    LUKE路克威爾 於 2017/06/14 02: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