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看完五、六集,好想要偷混進機智牢房劇組,或者是如果申元浩開粉絲見面會,我一定要搶第一排的座位來朝聖的念頭油然而生。我一向喜歡不需要太過隱諱,但又保留一些空間讓人沉思的這種影像敘事方式,申導真的是位置絲毫不差又以恰到好處的力道完美狙擊我的取向啊。繼上週,我還是好想把這部推薦給大大小小、男女老少的人們,可是更想要大家能看見這部作品對於人生與人性的洞察力,不只有劇情有趣高潮迭起,意圖談論的議題每每都重擊心臟,如同此劇劇名中的「機智」與「牢房生活」二個詞,身處監獄中的日子時而會讓人感到窒息,卻因著智慧時而會獲得救贖,同時,這也是我們每個人的生活。

 

undefined

 

第五集出現了我目前為止最喜歡的非主線角色故事,當然就是金閔哲(黑道崔畝誠)與李柱亨(尚萬強姜勝允/昇潤)兩人的糾葛,將遺憾、愧疚、無奈與愛摻雜的感情發揮得淋漓盡致。向來愛用歌曲的不朽來貫穿年代間共同情緒的請回答編導們,這次也不意外地選用了「不幸啊」這首歌來連結金閔哲的過去與現在,機智牢房以這樣的方式致敬金光石讓我深有感動,先前金光石才傳出關於家庭一些不好的傳聞,讓他逝世這件事蒙上了些微灰塵,恰好這個故事要傳達的剛好是後悔、遺憾與愛,特意把執行死刑的日期放在金光石的過世之日,訴說著面對一個耀眼生命的殞落,只要懷著不捨與哀慟的心意,且不要忘了用最深的愛來緬懷就充分足夠了,這便是死亡所帶來的乾淨俐落,純粹不含雜質的生命本身。

 

undefined

 

大家如果有看前作請回答1988的話,應該不會忘記飾演澤爸的崔畝誠徒手敲開上鎖抽屜的光景,現在一想到都還是快要掉淚的名品演技,這次在機智牢房裡又再度以金閔哲這個角色留下了名場面。金閔哲之所以像被拔了牙齒一般,不再嚇人的原因,一直都不是因為艱苦的監獄生活使他柔軟,而是二十年前的李鍾元留給他的最後一封信。

 

undefined

undefined

 

後悔這種情緒說穿了就是愛與對不起的集合體,自己越在意的人會越對他感到抱歉,越是抱歉,內心就越是後悔,因此金閔哲把李鍾元被判處死刑的這件事都歸咎於自己,因為如果不是他,鍾元就不需要為了救他而傷人;甚至,當初如果聽他母親的話,把他送回家鄉,也許鍾元還能夠當上老師,至少不用死,可以繼續他的大好人生。金閔哲一直在等待著李鍾元的回信,奢求能獲得鍾元的一絲原諒,但隨著時間一天一天過去,金閔哲開始覺得是不是因為他太恨自己,所以才遲遲沒有收到答覆。金閔哲就這樣用力握著後悔與負罪感,再一圈一圈繞上自己的脖子後慢慢勒緊,接著不斷重複著快要勒死自己,然後受不了鬆開喘息的循環過程。李鍾元遲來的最後一封答信,一把剪開了金閔哲不肯放手的繩圈,鬆開的不只閔哲手上的,看著他們故事的我們,如果同時也握著如同閔哲手中那條繩子,也一併的鬆綁了。李鍾元的信中原諒什麼的隻字未提,因為他從來不曾怪罪於閔哲,基於對弟弟的愛所作出的一切,本來就沒有被憎恨的必要,充其量只能說是運氣不好,人生以不幸作為主題曲而已。當然,生命依舊是那麼沉重,至少,李鍾元的坦率與釋然,讓金閔哲不用再活在地獄裡,反覆殺死自己的心,因為此刻比起自責與後悔,更重要的是連同鍾元的那一份也好好活下去。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尚萬強李柱亨更是為這個故事畫下句點,不可或缺畫龍點睛的角色,我並不認為李柱亨是一般所定義的雙面人,他詮釋的是人性的多種面向,老實說,二十年前的李鍾元若是這個樣子還比較現實,李柱亨像是許多你我身旁的人們,甚至就是我們自己。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他並非完全沒有廉恥不知感恩,出所工作時,儘管他正是拿走錢包的那個人沒有錯,卻因為先被溫暖地相信著,所以最後他雖沒有承認,但他也沒有帶走那個錢包;當突襲查房時,他被發現持有改造手錶,為了自己的好處,在審問中出賣好意送他手錶的金閔哲,此後,他便不像原先自己所說的,而開始對金閔哲感到畏懼,因為他很清楚自己的不是。這些就是人性,就算知道跟其他人沒有關聯,急迫時,仍會想找個對象一股腦兒地把錯都怪在他的頭上,那才是常人理解中,李鍾元應該要有的模樣。人生當中不會總是能遇到李鍾元,反而會常常碰到李柱亨,有時候,我們自己也是李柱亨,明知道問題在我,仍會厚臉皮地抵賴,也會因而感到羞愧與不安,對他人給予的善意不會視若無睹,偶爾也會因此想改正自己,然而,還是會不停地犯錯、感到丟臉、內心動搖、依然故我,因為敵不過人性。人性就是這樣使人口裡不一又難以違抗,就像柱亨雖然說著出獄後,要先去品嘗垂涎已久的二十四小時部隊鍋,但實際是立刻叫了台計程車呼嘯而去,把先前說過的拋諸腦後,即使心裡不願受人性宰制,到頭來依然會忘記當初的信誓旦旦。二十年來被金閔哲愛惜過的犯人不計其數,一旦離開後卻沒有人再回來過,但又有什麼好生氣的呢,是自己心甘情願去挑戰人性,沒有什麼好埋怨的,不過,雖然金閔哲口中叨念他從來沒有期待過,聽起來卻像是,他一直在等著有天會有個人戰勝人性而回來,像是二十年前的李鍾元一樣。

 

undefined

 

人與人之間的人生際遇,可能會被稱作是不幸的,有些人自身的際遇即相當坎坷,金濟赫大概就是所謂「不幸」的代名詞吧,只不過申導與鄭編在金濟赫身上想要探討的更為細緻,這一點讓我如同俊浩一樣,覺得自己太小看金濟赫了。

 

undefined

 

所謂的不幸,我們可能會覺得是身為投手卻因車禍導致左肩負傷,或者是在這樣的狀況下竟又被檢查出罹患胃癌,也可能覺得不幸是濟赫好不容易站上頂峰時卻因故鋃鐺入獄,或是身陷囹圄左肩又雪上加霜地出了嚴重的問題。但對濟赫而言,真正的不幸是當他用盡氣力好不容易走過每天都想死的困境,人們卻因為他是不死鳥金濟赫而視為理所當然時,才是最悲慘的。沒有人的堅持與努力不懈是該當的,在逆境當中為了存活而跨出的每一個步伐,都不是努力與韌性的象徵,只是普通人金濟赫的拼命掙扎。而濟赫想要放棄的,從未是放下自己深愛著的棒球,是不想再打只是別人想看,裡頭卻沒有自己本心的棒球。

 

undefined

 

正如同劉漢揚說的,在外人眼裡看起來都差不多的放棄,能夠理解濟赫的真實想法,以及其心境上的微妙差別,大概只有與他相當親近的關係才能有所察覺。我特別喜歡這裡俊浩的回答,雖然他一如往常講著自己也覺得惱人的官方答案—我是濟赫的狂粉,但這次卻有點不同,他還說自己從小學、國中、高中開始看著他,就相信他一定會成功,只是慢了一點罷了。我才發現原來俊浩之所以每當自己被說成是濟赫狂粉或是被濟赫調侃的時候,都擺出一副不爽的樣子,是因為被說中了,他真的就是濟赫的狂粉,雖然不像是弟弟俊石那樣對濟赫一舉一動都瞭若指掌,卻是一直以來沒有停止相信過濟赫的忠實粉絲,所以即使分開了十年,身邊的人無不知曉俊浩對濟赫的喜愛,手機的桌布還是擺著跟濟赫的合照。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當俊浩在智荷口中得知濟赫內心的真實想法,又拿到那頂寫著死也要死在投手丘上的帽子,最後拿著這頂帽子奔向開始練球的濟赫時,俊浩也終於下了一個決定,他打算從原先只是濟赫的粉絲再度站回真正屬於朋友的位置,不想再像個粉絲一樣,只是要求他做回那個不懂放棄的濟赫,也不想再只像個外人一樣,在濟赫面前對於棒球話題草木皆兵,因為現在的俊浩終於了解,濟赫真正想放棄的是重壓在他身上讓他喘不過氣的明星包袱,想掙脫別人眼中所既定認為的金濟赫,而非徹底放棄心中熱愛的棒球,這樣的放棄,濟赫也是第一次,別人看起來或許像是出爾反爾,所以濟赫也會感到害怕,但俊浩這次懂了,他的目標不再是讓他變回以往那個站在頂端的金濟赫,這次俊浩會以陪伴在他身邊的摯友身分,讓濟赫無所畏懼地再次投出深愛的棒球,可能回不到以前的球速,拿不到最高的簽約金也沒關係,不是一線球員也無所謂,可以喊累也能夠稍作歇息,只要能再度站上投手丘,只要是為了金濟赫自己而繼續投球就好。

 

undefined

 

致人生的所有際遇,無論幸亦不幸,遇見的人是李鍾元抑或是李柱亨,只要記住一切是自己心甘情願,就這樣期盼也許有一天會有人願意回來看自己一眼;致際遇中的每個人,都可以擁有勇氣可以放棄不是自己該承擔那部分,在感到混亂之時,身邊都可以有著像李俊浩的人時時告誡著,只要為了自己努力就好。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延伸閱讀

機智牢房生活 슬기로운 감빵생활 EP3.4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

https://goo.gl/H4dF4z

 

機智牢房生活 슬기로운 감빵생활 EP1.2 不是Superstar 就只是普通人金濟赫

https://goo.gl/6gC43o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路克威爾 的頭像
LUKE路克威爾

LUKE路克威爾 루크윌

LUKE路克威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