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很多人總會認為,「你又不懂我發生什麼事,怎麼能理解我的痛苦」,但其實每當感到悲傷、覺得憤怒、或想要狠狠地揮這世界一拳的時候,大多數人不用具體明白發生什麼事,也都能嚐到籠罩在那人四周的苦澀滋味,也許無法很準確地分辨出酸甜苦辣,就像至安的公司同僚一樣,只覺得她一點人情味都沒有,可也存在著如同朴東勳這樣,對這種味道再熟悉不過的人。反倒是快樂時常難以真正地分享,因為不清楚你發生過什麼事,不明白你快樂的根源,就也不會了解你幸福的笑容有什麼意涵;但痛楚不一樣,不管經歷過什麼,流出來的淚水總是一樣的鹹,映在眼底的人影,都同樣的孤獨。

 

undefined

undefined

 

相比幸福喜悅的事情,人常常否認自己本身也是痛苦的成因之一,怪罪別人總是比承認自己的不足容易,向外尋求得不到的總是比正視此刻缺少的還簡單,順其自然裝作若無其事,久而久之,彷彿這一切就真的都不是自己的問題了。與身為公司代表理事的俊英秘密相戀,像是證明即使無法成為東勳的第一順位,也能是俊英最重要的女人;在職場上無情地踐踏東勳,又搶走東勳的老婆,自以為取得了所謂的勝利;將自己的恐懼偽裝成對俊英的仁慈,似乎生活的齒輪就可以再次正常運轉,其實光憑努力,我們改變不了別人,光靠搶奪,我們填補不了內心的空虛,光是逃避,一切不會回歸原位,儘管能不費吹灰之力暫時忽略,卻唯有大方承認自己一無所有又無能為力的時候,才可以停下為了看起來很好而汲汲營營的腳步。

 

undefined

 

有時候,似乎嘲弄別人的不幸,可以從中獲得快樂,但這只不過是因為要認清自己一無所有,實在太過孤獨,那怕是多一個人一同承受這失敗,也好像比較舒暢一點。仔細想想,也只是自欺欺人罷了,就像謊稱著我要回家,繞了一圈卻回到店裡,仍舊獨守著空無一人的房間,原來看見別人也在痛苦,只是再次提醒自己現在是什麼模樣,太孤單時,我們需要的不是笑出來,而是流出眼淚,因此就算經常叨念著沒有人懂我的痛苦,但心裡卻會矛盾地希望,有沒有誰能來告訴自己一聲沒關係的、沒事的。

 

undefined

 

奮力奔跑的時候,身旁的景物與聲音逐漸模糊,腦海中的思緒也不再複雜,直到自己彷彿也消失,只有奔向的那個地方是重要的,而這個時候,才好像是真正的自己。你也正在跑向什麼地方嗎?還是有人,正毫不遲疑地跑向你呢?

 

undefined

 

跑步的時候才是真正的自己,李至安在東勳得知妻子出軌時,穿梭在大街小巷,為了尋找他的身影而奔跑著;在一切太遲之前,為了將錄有俊英心聲的聲音檔給允熙聽而奔跑著;為了找到孤單的朴東勳,她奔跑著。

 

undefined

 

朴東勳是與李至安同樣孤獨的存在,就算至安不斷的把身旁的人一一推開,朴東勳還是不需要丁點解釋,就穿透她眼眸裡的憤世嫉俗看見了她的痛楚。因為東勳,她才知道什麼叫做休息,才明白如此不堪的自己已經充分的努力了,才發現她其實不是孤單一人。所以這次至安不再為了錢,不再只是為了自己,開始依照自己真正的想法行動,就像大叔帶給她的,她也想讓東勳了解到,原來他並不是在單打獨鬥。

 

undefined

 

相較於開心的情緒,痛楚反而最好理解,不用完全知道你怎麼了,也不需要知道你是誰,只要體會過什麼是痛楚,就可以感同身受。正因為感同身受,所以會希望你知道你不是孤單一人,會希望無論如何,你都要幸福起來,只有這樣才像是在告訴自己,我也能變得幸福,會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保護這個人,因為想成為,那聲細語卻又低迴的沒關係。

 

undefined

 

延伸閱讀

我的大叔 나의 아저씨 EP1.2 在現實中真正的呼吸

https://goo.gl/qmwcTQ

我的大叔 나의 아저씨 EP3-6 在這世界裡成為彼此的安慰

https://goo.gl/3Wo4PL

 

正版觀看連結

http://tw.iqiyi.com/v_19rrbxuafc.html

http://tw.iqiyi.com/v_19rrc6p7c0.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路克威爾 的頭像
LUKE路克威爾

LUKE路克威爾 루크윌

LUKE路克威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