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我對YA系列情有獨鍾的原因,一方面是覺得自己好像尚未脫離那樣的時光,一方面單純是很羨慕年輕時,也許是荷爾蒙作祟,似乎總能毫無罣礙,自由的表露出當下的情緒。而我對這部作品情有獨鍾的原因,是因為在這跨越十九到二十九歲,從YA成長為大人的故事裡,能不斷地從每個角色中抽出一絲一絲的自己。

 

每個沒朋友的人,在看這齣以具有社交障礙的人們作為主要角色的作品,應該都會感觸良多吧。所謂沒朋友只是個概括統稱,我想大家偶爾都會有這樣的狀況:長時間窩在座位做自己的工作,沒興趣聚餐選擇了自己吃飯,就算休假也是與同樣的臉孔,在同樣的場所小酌幾杯。當這些偶爾變成日常,我將之稱為「沒朋友」。許多人會將「沒朋友」視作孤僻,好像午休一定要跟同事一起用餐;在社交場合非得要到處打招呼;假日必須跟不同的朋友上山下海,然後在IG打卡,才是作為人類的正常表現。但就如NJ所說,「為什麼吃飯時要想起朋友,吃就好了。」雖然不至於像志雄一樣,思考著飯菜的完美比例,但享受一個人的時光,有什麼奇怪的嗎?

 

undefined

 

對我而言,「獨處」不等於「孤獨」,儘管隻身一人坐在電影院的次數,可能比和朋友一起的還要多,我仍舊害怕獨自走進快客滿的餐廳,沒辦法忍受眾人注視的目光,滑到一群友人出遊的照片少了自己,也還是會稍稍感到寂寞。所以在選擇一個人用餐的同時,偶爾也會向朋友丟出幾則訊息,分享那年我們的夏天有多好看之類的瑣事。與其責怪環境,不如先假裝自己有朋友,不知不覺在自己喊著「沒朋友」的同時,就會發現那些待在身邊的熟面孔一直在翻你白眼。

 

undefined

 

本作中,崔雄這個角色對大家來說,可能一心一意到有點超現實的地步,但他也許同時是本作最寫實的角色。從就讀高中的吊車尾崔雄,到現在的高午插畫家,除了髮型從妹妹頭換成了捲髮,觀眾幾乎可以與延秀同等感受到,當初那個在門口傻笑等待的崔雄,花了十年時間,雖仍未脫稚氣,卻已然是有模有樣的大人了。有時的確會誤會自己沒什麼長進,令人感到心寒,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是因為太過專注的看著前方奔跑,才沒意識到自己離起點已經那麼遠。也就是說,崔雄在這橫跨十年的故事中,代表著「成長」這個詞彙。我覺得崔雄同時也是各種「溫柔選擇」的集合體,大概就是這點讓他變得超現實的吧,他在NJ看著畫落淚時,選擇了向她搭話;他不執著於背後理由,選擇無條件愛著現在的父母;他明知道志雄的感情,還是向志雄說:「잠은 집에서 여기서 집은 집도 포함.要在家裡睡覺,我說的家包含我家」;就算被拋棄,也曾經想逃跑,他還是再次請求延秀留在身邊,儘管崔雄並不是完人,會發怒、會猶豫、會哭泣,他還是無數次的選擇了常人難以堅持的道路,如果說請回答系列還有猜老公的餘地,那麼崔雄在這裡就是唯一的人選。因著成長,自己可能變得陌生,但也期許自己能因著本質,做出名為崔雄的選擇。

 

undefined

undefined

 

幾個充滿個性的人物中,我猜大家最能感到共鳴的非延秀莫屬,當然我也不例外。除了導演拍攝上相當細膩之外,多美本人跟延秀的同步程度應該也是相當高,才能夠完成如此具感染力的詮釋。

 

若要細數三個最能與延秀處在同個頻率的瞬間,首先會選第十一集最後崔雄告白的部分,由於太過了解延秀當初面對現實的不堪,所以聽著崔雄說:「놓지 말고 계속 사랑해 不要放手 一直愛我」的時候,就如同真的坐在對面,因為太真摯的話語而感到心痛。

 

undefined

 

第二個我會選第十四集延秀跟同事們聚餐後的小巷,前一秒還在討論計程車錢有多貴,下一秒就看到崔雄站在身後。即使嘮叨著所有事情都要告訴他,不然他不會知道,但其實早就一次又一次用屬於崔雄的方式,擁抱了延秀的不安,所以作為觀眾的我,也跟她一起紅了眼眶。

 

undefined

 

第三個則選第十四集結尾,延秀替奶奶煮了一桌菜,請她一直跟自己住不要離開的片段,就算再清楚奶奶不會丟下她,還是不自覺對被留下這件事感到恐懼。

 

undefined

 

延秀形容她像被困在過去,依然是當年那個在遊樂場的女孩,自行認為沒有被愛的價值,所以選擇先離開;以為早就習慣形單影隻,到頭來還是害怕被拋棄。崔雄如果在劇中代表著「成長」,那延秀就代表「不被理解」,擅自認為被誤會之前,只要主動成為無法被理解的人,就能裝作若無其事,忘記自己有著一顆活生生的心,以為這就是從現實中長大的方式。於是當初像是能夠與世界作對,為自己大聲吶喊的勇氣,曾幾何時,化作了獨自走在回家路上的一聲聲嘆息。

 

undefined

 

然而,遭到別人質疑時,會感到委屈;擔心自己如果沒有變化,會被拋棄;希望在意的人,一直留在身邊,難道不是再正常不過的情緒嗎。也許我們選擇逐漸變成世人所定義為「成熟」的模樣,但卻無法阻止部分的自己,期待有人可以擁抱連自身也不認可的軟肋。延秀之所以會覺得自己還像是當年的小女孩,並不是因為她被困在過去,而是她的心依然活著的證據。

 

undefined

 

當彩蘭問志雄的結局是什麼,志雄回答:「 영화 아니고 다큐라 因為我不是電影,是一部紀錄片。」,然而「紀錄片不像戲劇,隨著結局而結束,主角們依然在現實中活著。」當我們在現實中打滾而受傷,當我們對踏出的每一步都感到不確定,在羨慕著YA作品中人物的勇氣時,也懷疑著自己是否真的有受人喜愛的價值,每當這些時候,都能想起自己像一部紀錄片,沒有對錯,不是就停在這裡,而是一直在前進。

 

undefined

 

系列參考

 

那年,我們的夏天 그해우리는 For Us

https://eight.pse.is/3u48jf

 

    LUKE路克威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